转播争议不断,台湾职棒

作者:比分直播

高额抢下转播,风光半季后,博斯运动频道的母公司、华人卫星电视执行董事葛树人突爆可能喊停,主因是中职的CPBLTV竟是直播赛事,显然保留网路转播权,与当初认定不同。葛树人声称不排除退出转播。

中职转播权纠纷,中职21日开会宣布,今日起停止转播讯号给博斯频道,博斯频道发出声明表示,中职联盟既主张没有违反跟MP Silva间的合约,但又未依照先前的合作关系,提供讯号给博斯转播,让他们感到相当困惑。

中职与MP Silva闹转播权纠纷,媒体指向“泄密事件”,但是知情人士透露,中华职棒CPBL TV收费过低,可能才是造成代理商不满退出的关键。

对于中职利用CPBLTV进行赛事网路转播,甚至将来还与中华电信合作收费。葛树人表示:“这样合理吗?”现在年轻人重心几乎都在网路,如果拿掉网路转播这块,凭什么以这么高价售出转播权。

博斯总经理黄敬庭透过声明表示,今年球季开打前,博斯与MP Silva签下合作备忘录,在契约还没完成前,为表善意预先支付新台币3,000万元的权利金给4支球队,最后只待中职联盟签字,即可完成正式缔约。

有周刊在4月披露中华职棒与MP Silva的合约条文,当时就有媒体评论,如果是中职方面有人违反保密条款,MP Silva可以终止合约。

博斯在球季开打前3天才与外商MP Sliva签约。而取得6年转播权的外商MP Silva,向联盟争取也买下网路转播,若中职让步,将能与博斯创造双赢局面,只是当前迟迟未获MP Silva与联盟回应。

黄敬庭说,原本要在7月初与MP Silva商谈签订正式合约,但始终找不到MP Silva的联络窗口,不接听电话,也不回复简讯,直到19日收到MP Silva的律师函,也感到错愕。黄敬庭表示,即使难以认同,本次中职联盟对于转播权的处理,仍然吁请所有观众继续支持棒球,也致上最大歉意。

不过事情经过2个多月,MP Silva才于7月19日发声明指控中华职棒违反合约,要终止合作关系,显示4月的“泄密事件”可能不是遭成双方关系破裂的主因。

一直无法在有线电视上架的博斯,目前已经亏损超过1亿5千万,还面临中职自己跑出来抢生意,如果7月4日下半季开打前未得获得善意回复,不排除退出转播。

中职发表4点声明 中华职棒联盟昨日也发表4点声明:一、进行对MP Silva的诉讼准备工作。二、律师正式发函博斯,对博斯求偿。三、欢迎有意转播中职赛事的频道业者主动来谈。四、对中职CPBLTV收费办法做出澄清,这是联盟与MP Silva的共识,有书面同意文件。

知情人士透露,7月开始收费的中职官网直播平台CPBL TV收费过低,恐怕才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CPBL TV从今年热身赛开始试播,经过大半季的免费试看,直到本月10日开始收费,收费方式是从10日起到球季结束的比赛,加上季后赛、总冠军战,一个账号收费新台币299元,一个账号同时可以分享给3个装置观看。

中华职棒公布收费标准之后,季初就透过MP Silva取得转播权的博斯台就曾经表示不满,之后一度扬言要退出。

博斯与MP Silva签约之后,原本要在6月27日将合约送交联盟签字确认,但是三方因为CPBL TV的收费标准而产生意见不合,最后不欢而散,中职没有签字。

中华职棒联盟将CPBL TV视为重要政策,借此拓展学生、白领上班族等网路世代的年轻族群。联盟甚至订出长期计划,培养技术团队,在2017年电视全面数位化、频道分组收费之后,成立电视台。

中职与MP Silva签约时,已经预先保留网路版权,准备拓展CPBL TV的版图,并在下半季启动收费机制。

业界人士分析,按照纬来去年的收视率来看,固定收视中华职棒的人口约有10多万。乐观估计这10多万人都订阅CPBL TV,联盟收入也才3000多万元;而按照原有协议,联盟今年本来有3亿元权利金可以进账。

CPBL TV下半季一个账号收费299元,还可以分给3个装置同时收看,等于每个装置每月只要30元,这对于代理商MP Silva要与媒体谈价码时,造成很大的阻碍。多次折冲之下,MP Silva见中职立场强硬,最后选择退出。

在数位化浪潮之下,观众的收视习惯正在改变,台湾在最近又开通行动通讯4G上网,中职推展CPBL TV、直接抓住有消费能力的年轻族群,的确是掌握趋势的明智决策。然而收费低却意外造成其他媒体以及代理商的反弹,或许是始料未及。

本文由350vip葡京集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