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哨根源在足协,未来还有人被批捕

作者:篮球世界杯

大陆足坛反赌扫黑已经一周年。一年之内,有将近200人进出“8.25专案组”。据称,前足协副主席南勇受贿金额已从800万,变成了只有区区100多万。而现任中国足球掌门人韦迪自己也承认:“裁判出了这么大的事,有这么多黑哨,根源就在足协。”

韦迪称抓赌风暴没停止 未来还有人被批捕 newsfabu003 2010-04-07 14:18:41来源:

图片 1

“受贿千万”变成100多万

星岛环球网消息:上周末,中甲联赛揭开战幕,足管中心主任韦迪亲赴沈阳出席开幕式,并观看了沈阳东进和湖南湘涛的比赛。在这次公开露面中,韦迪罕见地披露了中国足球反赌打黑最新进展,他表示,抓赌风暴并没有停止,未来还将有人被批捕。此外,他还详细描述了陆俊当初如何吹黑哨的细节,内幕令人相当震惊。

一部中国足球的血泪史,就是一部中国足球黑哨的编年史。

据大陆媒体报导,在前中国足球掌门人南勇被抓之后,关于他的涉案金额,比较普遍的说法是“受贿千万”。随着案件的深入,线索越来越多,时间跨度也比较久远。像南勇曾经的“马仔”吕锋,落马后交代,他在十强赛后曾经贿赂给南勇5万,然后担任国家队副领队——这种线索时间跨度长达10年。

韦迪突然泄露机密

中国足球黑哨们的故事,几乎贯穿在整个中国足球的发展历程中,更重要的是,关于黑哨们的林林总总,几乎是中国足球所有丑恶与黑暗的缩影与折射。

有知情者对大陆媒体表示,“南勇在中国足协经营多年,500万并非天文数字。不过,线索不代表最终的事实。目前听说查实的只有100多万,如果最终以这个数字结案,将和人们的猜测相差甚远。”

《新闻晚报》报道,随着扫赌打黑陷入平静,外界认为这场风波可能随着中超、中甲联赛开幕划上句号。但是,上周末现身沈阳的韦迪突然向媒体放出口风,泄露扫赌打黑最新进展,再度引起外界关注。

有对足协领导的曲意逢迎,有不可告人的黑金如囊,或许黑哨们到现在都无法认识到,他们的所作所为,或许在不经意间,就毁掉了一支球队的生存契机,或者是一名球员的职业前途。

自2001年十强赛以来的10年里,尽管南勇一直比较低调,但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在南勇敛财一事上,有着多种说法:一、利用十强赛落户沈阳的机会,拿了巨额好处费;二、利用国足参加2002年世界杯的机会,收获大把灰色收入;三、在中国之队热身赛上,自家公司赚取了巨额利润;四、相关俱乐部给了公关费;五、在负责中超联赛招商期间,利用职务之便,赚取巨额中间费;六、在主管国家队期间,贩卖国脚标签;七、收受俱乐部贿赂……

韦迪说,抓赌风暴并没停止,还会有人被批捕,此前被披露案情的一些犯罪嫌疑人很快就要开庭审判了。他明确表示,一些案情明了的案子,目前已经进入司法程序,相关的犯罪嫌疑人,也会很快接受法庭的审判。

图片 2

各种消息纷至沓来,仿佛南勇已经深入各个领域,“受贿千万”的说法不胫而走,乃至传出“死刑”的风声。也许,就像许多贪官污吏“巨额不明财产”一样,南勇也存在类似情况。正因为线索涉及到的多为不明受贿来源,查证变得相当困难。后来有消息称,南勇受贿金额约为800万,到具体梳理时,受贿线索则变成了500多万,查实的却只有100多万。

对于抓赌风暴会不会因为联赛的开赛而暂停,韦迪予以了否认,他透露,可能还将有中超球队和个人牵涉到抓赌案情中去,目前披露的案情都集中在中甲联赛中,一些中超球队涉案,也是他们在中甲联赛犯的事,但关注度更高的中超肯定也有问题。对于涉案人员,韦迪表示,如果查出中超球队的问题,如果是俱乐部的行为,没有商量,肯定严惩;如果是个别人的行为,俱乐部不知情,则球队不用承担责任。[page_break]

初期:青涩时代(专业足球时代——职业联赛前)

黑哨讲技巧 根源在足协

陆俊教授黑哨秘诀

黑哨代表人:各种吹“关系哨”的裁判

此前中国裁判标志性人物、“金哨”陆俊的落网也震惊了整个中国足坛。据悉,专案组调查的重点之一,还是陆俊案件。他单场收受贿赂40万的报导,确有其事。陆俊是裁判界当之无愧的“大哥大”,他在10年左右的时间究竟敛财多少?这是个巨大的谜。协助调查的人都不敢谈陆俊,一提到陆俊的名字,脸色就会变成灰色。知情者表示,“因为,那些和陆俊打过交道的俱乐部,都知道陆俊的底细。”

这次公开泄密,适逢韦迪在沈阳参加中甲开幕式,而他罕见地面对记者,大谈特谈已经被捕的陆俊,似乎有意给裁判吹响警钟。

如果一定要上溯到中国足球的“黑哨”开山之作,几乎无从可考。从解放后到职业联赛之前,中国足球圈里有各种各样的假球,但却很少有所谓的“黑哨”。

此前,陆俊曾经详细地向人描述了自己吹黑哨的技巧:“如果要在比赛中照顾甲队,那么在乙队连续进攻的时候,在不是很危险的地方吹几次甲队防守犯规。表面上看是向着乙队,其实球队的进攻节奏被吹罚完全打乱,对甲队更有利。另外也有一种情况是如果正常比赛判罚看上去都是照顾某队,但是在关键的时候判给对方一个点球,这样也不会被发现。”

据韦迪亲口透露,陆俊是在今年初他刚上任时说出黑哨秘诀的。当时,由于反赌风暴,韦迪在足协大楼办公室曾向陆俊咨询过黑哨是如何执法的问题。当时,陆俊还没有被警方带走,但已经辞去中国足协和亚足联裁委会的相关职务,因此陆俊说起来才无所顾忌。

在那个年代里,从全运会到全国联赛到各种行业比赛,裁判问题并非没有,但大多都是朋友间、同学间的一些感情交易。一位重庆足球名宿回忆道,“记得在一次全国比赛中,一位裁判整场比赛都压着我们吹,让我们最后输掉了比赛。事后我们才知道,对方球队的领队和这位裁判是大学同学。但那时候,球队给裁判送点小礼物的情况都几乎没有,最多也就是带点家乡的土特产之类的,或许那就是我们那个年代的所谓‘黑哨’。”

新赛季中超到现在已开赛两轮,裁判的误判和看台上的“黑哨”之声并没有销声匿迹。陆俊曾说:“好的裁判吹黑哨,外行人根本看不出来,想发现确凿的证据太难了。”

陆俊对韦迪说,如果要在比赛中照顾甲队,那么在乙队连续进攻的时候,在不是很危险的地方吹几次甲队防守犯规。表面上看是向着乙队,其实球队的进攻节奏被吹罚完全打乱,对甲队更有利。另外也有一种情况是如果正常比赛判罚看上去都是照顾某队,但是在关键的时候判给对方一个点球,这样也不会被发现。

但在那个年代的假球中,也有裁判参与其中的身影。1991年全国足球甲A联赛(那时联赛尚未职业化),辽宁队在最后一轮比赛前已经稳获冠军,而他们的对手是必须取胜才能保级的大连队,结果两支辽宁球队完成了4:5的假球,大连取胜保级。在这场各取所需的比赛中,当值主裁显然也对赛前双方的默契心知肚明,不仅对两队的“表演”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甚至推波助澜,送给两队各一个点球。

现任中国足球掌门人韦迪认为黑哨的根源在足协。他表示:“裁判出了这么大的事,有这么多黑哨,根源在哪,根源就在足协。足协是管理裁判的,管理者都参与到假赌黑中,那么裁判还能好吗!原来中国足协规定执法每场比赛的裁判名单要在赛前一两天公布,表面上看是防止有人提早知道消息,做裁判工作。但实际上呢,一些和足协领导关系好的裁判、俱乐部早就知道执法哪场比赛了。为什么?还不是足协内部的人说出去的,这种做法就是为提前安排自己的裁判提供了空间。”

陆俊还告诉韦迪,好的裁判吹黑哨,外行人根本看不出来,即使足协裁判技术委员会也很难找出问题,因为要找到确切的证据很难。而在一些有争议的比赛之后,足协裁委会要进行评议,基本上也是敷衍了事。

图片 3

联赛冠军公关费达千万

对于陆俊如此肆无忌惮地向韦迪传授黑哨秘诀,是否为陆俊此后不久被警方带走埋下伏笔?韦迪对此没有进行解释。但通过陆俊讲述黑哨秘诀,韦迪深刻认识到,出了这么多黑哨,根源还是在足协。 足协是管理裁判的,管理者都参与到假赌黑中,那么裁判能好吗?

中期:黄金时代(1994年——2002年)

还有不少知情者曝料时,不仅提及保级球队,还涉及到冠军球队。一位知情者表示,“相比于保级球队的交易,夺冠队伍一点也不差,公关费用甚至比保级队还高。某沿海球队当年3场保级战花费了1000万,最终留在了甲A。同样,3支队伍在获得冠军时,公关费也不少于1000万。”

目前,新赛季中超到现在已开赛两轮,中甲联赛也已开打,在这样的时刻韦迪自爆陆俊传授黑哨秘诀,显然并非一时兴起。业内人士分析,韦迪现在主动提及陆俊,显然是向再次执法联赛的裁判们敲响警钟。[page_break]

黑哨代表人:龚建平、陆俊

相关人士表示,“那是一个比较混乱的时期,球队的前景扑朔迷离,球员的前途不知所终,市政府的态度不知可否,俱乐部认为自救的最好方式就是拿到联赛的冠军。于是,这家实力雄厚的俱乐部开始了疯狂的公关,当年花费了1000万,拿到了冠军。教练看似风光无限,实际上他很清楚那个冠军的代价。后来,该教练出走他乡,原来的俱乐部不再考虑他的回归。”

国奥可能不参加中超

1994年,伴随着陆俊在成体中心的一声开场哨,中国足球职业联赛正式揭开大幕。而“职业”所带来的各种巨大利益,也把过去吹吹关系哨、人情哨的裁判们,裹挟到这个巨大的利益洪流中。

很多时候,夺冠俱乐部和球队所做的一些事情会让球员知道,于是一些球员就会因此铤而走险,利用这样的机会为自己赚钱。有的球员因为赌球输了钱,被债主逼得实在无路可走时,就会想到俱乐部,然后寻求俱乐部的支持和帮助。有3家冠军俱乐部的老总曾经为自己的球员“消过灾”,原因都是因为赌球被债主逼得无路可走。

这次在沈阳出席中甲开幕式,韦迪还进一步表达了抓好国字号球队的信心。 就是要利用好举国体制,统一各年龄段国字号的风格,此外要增加球队比赛的场次,只有这样才有机会真正获得进步。

1994年,四川全兴主场对阵延边,主裁戴宇光明显偏袒主队,导致延边球员激愤之下全部停留在本方半场防守。赛后被媒体曝光有“收钱嫌疑”的戴宇光还号称要“收拾记者”,但很快就选择出国,彻底消失在人们的视野中。

一家俱乐部的球员因为欠款200万,被一路逼到球员所在的新城市,最后老总出面“摆平”;一家俱乐部的球员,被一群人拿着家伙逼在俱乐部不能出门,最后出面的是俱乐部的高层;另外一家俱乐部的球员,因为欠款接近20万被一路逼债,最后几乎在下跪的情况下被俱乐部的老总解救。俱乐部为什么会替球员消灾,因为球员也知道一些俱乐部的情况。 ()

目前,韦迪提出的国奥打中超的方案引起很大争议,对此,韦迪首次表示,国奥参加中超的可能性不大。国奥参加中超的方案是一个供大家研究的对象,国奥可能不会踢中超联赛,但是一年内会与每个俱乐部踢一场比赛,这样既不影响俱乐部的成绩,也锻炼了踢不上球的国奥球员。

1997年后,裁判的“价格”开始增加,某些重要场次,主裁和边裁的打点费用已达到十万元。裁判在收取俱乐部的贿赂后,斗胆操纵比赛的现象开始出现。

同样,对于国家队,他也要求安排更多的国际性热身赛事。我们今年就要保证国家队有40场以上的比赛,走上发展的正规,原来国家队一年也就十多场比赛,这怎么能够呢,就这么几场比赛,国家队能提高吗?今年我们力争与欧洲高水平的球队踢20场比赛,我相信国家队的水平绝对会提高的。

2002年由浙江绿城老板宋卫平发起的“民间反黑风暴”,并向中国足协递交一份9名收受绿城贿赂的裁判名单,媒体的蜂拥跟进,让中国足协不得不在调查后,于2003年对有贿赂裁判行为的鲁能、申花、实德等6支球队处以罚款。但在那场轰轰烈烈的反黑风暴中,仅有龚建平一名裁判被最终法办,因为受贿十万元而被判刑十年的龚建平,最终在狱中病死。而之后被证实同样出现在受贿裁判名单中的陆俊、周伟新和黄俊杰等人,均安然无恙。

图片 4

鼎盛期:盘口时代(2003——2009)

黑哨代表人:陆俊、黄俊杰、周伟新

在本次央视公布的三场裁判操纵比赛案例,都发生在这一时期,也是这段时间内诸多“黑哨”案的缩影。而其中,中国足协官员们扮演的角色,更加明目张胆。“某队的××是杨一民的同学,某队和南勇的关系如何如何,难道我的脑子还不清醒吗?”黄俊杰在交代中颇有些痛苦的“感叹”,这位中国裁判中最“杰出”的官哨代言人,无数次接到来自足协领导的电话和各种授意,而他也乐于一手捞钱,一手攒人情。

事实在这个阶段,俱乐部官员、球员、裁判和中国足协官员赌球,是中国足球“假赌黑”的主流,但裁判在其中扮演的绝不是配角。

首先,在诸多由赌球庄家掌控,双方球员默契参与的比赛中,都会考虑收买裁判。04年北京国安客战四川大河,有传言称两队商量好在比赛中前60分钟战成2:2,赢得“大球”投注,然后剩余时间各安天命,赚钱竞赛两不误。果然在比赛中,双方很快各进一球,国安随后打进第二球,2:1领先。但意外发生,国安打进了第三球,但当值主裁、在中超赛场一直争议颇大的张雷,判罚这个进球无效,随后四川再进一球,前60分钟果然打成了传言中的2:2……传言虽然只是传言,张雷现在也安然无恙,但传言有时候太过神奇,让人不得不信。

图片 5

萧条期:打假时代

黑哨代表人:无

2009年底掀起的反赌扫黑风暴,彻底让司法铁拳砸向中国足球的丑恶面。被捕的不仅有裁判、俱乐部官员,更囊括了包括谢亚龙、南勇、杨一民在内的多名足协高官,而张健强、李冬生、蔚少辉等足协中层业务干部,也因为多年的“办实事出大力”而落网。

也正因为大环境的变化,在2010年整个赛季的中超和中甲赛场上,对于裁判的质疑声已经少了很多,而很多教练球员和俱乐部官员,也都不约而同感受到环境的净化,裁判争议虽然仍有,但大多都是业务层面的问题,“劣哨”常有,而“黑哨”、“官哨”、“赌哨”几乎绝迹。对于这些昔日呼风唤雨的黑哨来说,靠手中的哨子敛财的“黄金时代”已经彻底结束。

本文由350vip葡京集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