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哈内亨索要的价格太赶过局,中国足球选帅基本敲定

作者:篮球世界杯

()范哈内亨荷兰人,58岁,现任荷兰国家队助理教练。作为球员曾代表荷兰国家队参加过1974年世界杯和1976年欧洲杯,司职中卫,身披3号球衣。球员生涯共为荷兰国家队出战52场,踢进6球。退役后,范哈内亨先后担任过费耶诺德队助理教练和主教练;1995-1996赛季赴亚洲执教沙特希拉尔队,率队获得亚洲优胜者杯和阿拉伯杯两项冠军;2000-2001赛季接掌鹿特丹斯巴达队,并率领该队成功保级。作为荷兰名帅米歇尔斯的弟子,范哈内亨的执教思想深受恩师的影响,强调忘我的进攻。

()中国足协选帅小组一行5人怀揣着与特鲁西埃草签好的合同书,于14日下午离开巴黎前往法兰克福,计划15日返回北京。而原定的第一候选范哈内亨在得知中国足协已转移目标后,表示出极度的后悔,并通过有关途径四处打听选帅组与其他候选人的接触情况,希望能与中国足协重归于好。但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只要特鲁西埃不犯范哈内亨同样的错误,那么这位法国人将在未来3年内成为中国国家队主教练。

()亚运会以及亚青赛结束之后,国家体育总局对中国足协的选帅工作非常关注,并责令中国足协必须在限定期限内完成工作。昨天据有关方面透露,足协选帅工作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摇摆之后终于锁定了最后的主攻方向:范哈内亨。而有关领导对中国足协的行动缓慢也表达了不满。

荷兰人范哈内亨终于浮出了水面!

据体坛周报消息﹐中国足协选帅小组原本是带着合同书前往欧洲的,希望和第一候选人范哈内亨进一步磋商相关合同细节并最终草签协议。但范哈内亨突然把价码抬得过高,使得选帅组对范哈内亨是否真的想来中国执教产生了怀疑。而且选帅小组多次提出跟范哈内亨见面,报酬可以坐下来谈。但在9日、10日,选帅组在荷兰逗留期间范哈内亨拒而不见。选帅组返回巴黎后,紧急调整了计划并向足协进行了汇报,将原本只打算礼节性拜访的特鲁西埃当作主攻方向。虽然选帅组在法国也与亨利· 米歇尔会了面,但他毕竟只是选帅组手中的一张备用牌而已。

中国足协选帅小组为何一直按兵不动?据透露,中国足协在选帅工作上承受着来自各方面的巨大压力。在国家队主帅的人选问题上,足协既要考虑到赞助商付款能力的问题,又要考虑到主帅要价的问题,还要考虑能力的问题,而且体育总局已经有指示,要求主帅对中国国家队的梯队建设要负起责任来,即担任国家队总教练一职,而除了特鲁西埃和范哈内亨之外,并没有人明确表示答应担任这一职务。另外令选帅小组苦恼的是,特鲁西埃态度并不积极,而且要价超过了100万美元,更令人担懮的是,还没有哪个赞助商表示代替中国足协买单。所以,中国足协二次赴欧的行动推迟到最近才成行。

有消息称,范哈内亨是中国足协最终圈定的未来国家队主教练最主要的候选人,本来与他抗衡的法国人特鲁西埃已退居二线。中国足协选帅组由主管国家队事务的南勇副主席率队,加上原来的小组成员朱和元、金志扬和董铮一共四人,将于5日启程飞赴荷兰的阿姆斯特丹,与范哈内亨会谈。如果与范哈内亨谈得拢,那么选帅组将与他直接草签合同。这样,选帅组即使再赴法国,也可能只是跟米歇尔、特鲁西埃等进行礼节性的致谢。

12日一早,选帅小组来到特鲁西埃律师乔治· 达汉的办公室,进行了一整天的会谈。特鲁西埃因手术刚刚做完,无法亲自到场与选帅小组见面。会谈中,直接涉及到了足协最为担心的年薪问题,但出乎选帅组意料的是,特鲁西埃的开价不但没升反而降了下来,这表现出了相当的诚意,也与范哈内亨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据悉,其薪水高出足协给范哈内亨的开价50万美元,也低于范哈本人所要求的150万美元,而是在80万至90万美元之间。这让选帅小组颇感满意。至于执教年限和范哈内亨一样,仍为期3年,至2005年世界杯预选赛结束。

据透露,因为选帅首先是双向选择,所以中国足协在与几位欧洲名帅的多面接触中始终没有锁定最后的目标。从选帅小组第一次到欧洲之后,他们分别与范哈内亨、特鲁西埃以及希丁克等许多欧洲名帅的经纪人交换了意见,在谈判的过程中,选帅小组接触最多的其实只有范哈内亨一个人,一方面是这位老帅态度比较谦和,一方面他的要价不是很离谱,而且选帅小组在谈判中认为他比较适合中国足协的要求,而且是欧洲名帅,又是与在世界杯上带领韩国队创造奇迹的希丁克同宗。

范哈内亨浮出水面当初中国足协将选帅报告上报给国家体育总局时,虽然没有圈定人选,但范哈内亨被排在候选人的第一位,之后才是法国人米歇尔、特鲁西埃及另一位荷兰人阿德里安塞。据一位熟悉选帅工作的人士透露,实际上选帅组第一次赴欧回来,中国足协就倾向于荷兰籍教头范哈内亨。之所以范哈内亨会脱颖而出,主要是因为范哈内亨在与中国足协的接触中态度积极,对于率领中国队打进下届世界杯并取得好成绩也充满了自信,而且对此作出了一定承诺。选帅组对于范哈内亨的评价是:“足球理念先进,对亚洲足球有深入的了解。”据悉在选帅组与范哈内亨的接触过程中,范哈内亨以世界杯的几场比赛为例,指出了中国队存在的一些问题,比如中国队员在场上踢球太死板,总是固守一种模式,似乎受到某些方面的制约,对胜利缺乏自信等等。范哈内亨的这些评价非常客观,与中国足协的自我评价不谋而合。同时,范哈内亨在年薪上的开价也比较合理,远低于其他候选人的要价。总局只对中国足协的选帅工作提出了两点意见,一是新一届国家队主教练人选,由中国足协根据考察和掌握的各方面情况自己确定;二是建议新主教练的执教思路必须能贯彻“三从一大”的训练方针,而且治军严格,训练有方。

13日下午,南勇、朱和元在翻译董铮的陪同下,专门去医院看望了特鲁西埃本人,并进行了1个小时的会谈。据说南勇会晤了特鲁西埃之后表示:见到真人之后,感觉特鲁西埃和原先传说中的相去甚远。而之前有人认为特鲁西埃脾气暴躁性格孤傲。14日上午,本报记者专程赴医院看望了特鲁西埃。当提及与中国足协选帅组见面时,特鲁西埃流露出了兴奋的表情。而与此同时,亨利· 米歇尔在接受本报记者电话采访时流露出很不耐烦的情绪,称自己累了,不知道你们中国人究竟想什么。很显然,米歇尔已经得知自己彻底与中国足球无缘了。

但是在选帅小组回国之后,来自各方面的意见又使他们在方向上发生偏离,很多人认为特鲁西埃最适合中国足球,因为他在亚洲执教的经历必然能使他尽快进入角色。随后,在中国足协的授意下,选帅小组到几位国产名帅那里征求意见。在抛弃赞助商的因素之后,选帅小组从地方俱乐部拿到的意见很多,但是也并没有统一,这使他们在上报这个调查结果之后再次陷入了短暂的停滞状态。而中国足协也将责任推到了媒体身上,认为他们严重干扰了足协的选帅工作。

由于选帅组及足协内部大多数人都对范哈内亨表示了好感,而且另一位荷兰人希丁克在韩国的成功也让中国足协相信,荷兰的足球理念更加适合亚洲足球的发展,因此中国足协下决心为国家队请一位荷兰教练。这样,中国足协便锁定了范哈内亨。

虽然在13日下午,选帅小组在巴黎奥利机场附近的一家NOVOTEL酒店会晤了葡萄牙人科埃略。但只要特鲁西埃不犯范哈内亨同样的毛病,科埃略就只能是一个替补。就像选帅小组第一次赴欧之后圈定范哈内亨与米歇尔为两个候选人一样,第二次西行将推出特鲁西埃、科埃略这一强弱组合,显然特鲁西埃强于科埃略。不过,由于圈定特鲁西埃、科埃略组合还需要上报国家体育总局批准,因而近期之内中国足协依然不会正式对外公布.()

虽然国家体育总局在近期已经明确表示不再干涉中国足协的选帅工作,但仍然希望足协能够在短时间内敲定国家队主教练的人选。而中国国家队的混和编队将在12月份参加一系列的热身赛,足协希望在热身赛的过程中让主教练软着陆。而这个主帅究竟是谁,选帅小组的南勇和朱和元一再向媒体表示不能透露,但消息灵通人士还是指出,一开始被看好的荷兰人范哈内亨很可能是最后的人选。

特鲁西埃“失乐园”特鲁西埃一直感觉很好,认为主动权在自己手里,但中国足协却并不买账,现在特鲁西埃离中国队帅位渐行渐远。在足协内部,阎世铎对特鲁西埃很欣赏,这也是特鲁西埃一度成为“大热门”的重要原因。但特鲁西埃一是要价太高,二是对中国足协的邀请一度十分冷淡,这让中国足协对他的态度发生了变化。再加上日本足协有关“特鲁西埃很难合作”的忠告,使中国足协对他渐渐失去了兴趣。在亚运会后足协领导和选帅小组的讨论会上,就基本确定了特鲁西埃将成为“边缘人”。但后来随着特鲁西埃的态度大转变,他又一度成为热门。不过现在经过通盘考虑,特鲁西埃再度失势。

1944年2月20日,范哈内亨出生在荷兰的布雷施肯斯。1968年他被费耶诺德收归帐下,这证明他已经成为世界级的球星。在球员时代,范哈内亨一直在与人相处方面存在困难,他和裁判也有不少问题。1972年8月13日,荷兰的第一张黄牌派发出去了,而领到这张黄牌的当然就是范哈内亨了。而在国家队他差一点没有去成1974年的世界杯。在训练基地他又做了“一些事”,主教练米歇尔让队员决定是否带他去德国。27年以后他们承认,“当然每个人都希望他去。”

虽然足协初步有了“放弃”特鲁西埃的打算,但选帅组在法国还是有接触特鲁西埃的可能。现在二次赴欧起程在即,选帅组也正在联系特鲁西埃,但如果事先便敲定了范哈内亨,那么这次与特鲁西埃的见面将会停留在“吃一顿饭”的阶段。

范哈内亨在不同的俱乐部从事过助理教练和主教练的工作,也赢得了很多荣誉。在当教练的同时,他还是电视台的评论员,也为报纸撰写文章。在荷兰他不仅是一位著名的球员和教练,他的幽默也很有名。

南勇仗“剑”西行在锁定了范哈内亨后,中国足协也加快了工作进度。至于再次西行的人选问题,经过足协内部论证,最终决定由南勇副主席领军选帅,而且南勇西行被赋予相当大的权力,即持有中国足协的“尚方宝剑”,在关键时刻可以凭借当时的情况做下一个决定,比如是否和面谈者草签协议等。

范哈内亨执教经历

本周三,中国足协工作人员将南勇的个人护照送到有关部门签证,据悉,给南勇个人发出邀请函的是一家公司法国分部,由于手续在此之前已全部准备就绪,只一个工作日,南勇的签证问题就得到解决。本周四下午,盖有法国大使馆签证的护照就送到了南勇手中。而朱、金、董三人手执护照上的签证,有效期是三个月。

1982年至1986年任费耶诺德助理教练,该队获1983/84赛季荷兰联赛和杯赛双冠王,此后任乌特勒、华格林根队的助理教练,1992年至1995年任费耶诺德主教练,并获1992年/93联赛冠军、1993/94和1994/95荷兰杯,1995年任沙特希拉尔队主教练,并获亚洲优胜者杯,2001年任荷兰斯巴达队主教练,2002年1月至今任荷兰国家队助理教练。

为什么选帅组下周赴荷兰,而南勇拥有的却是法国签证?据知情人士透露,这并不影响选帅小组在荷兰的入境,只要机票上注明登陆荷兰后的下一站是法国就可以了。选帅小组的计划是,从荷兰入境,在忙完荷兰的相关事情之后再赴法国,因为即使选帅组没有在法国会见米歇尔、特鲁西埃等人的计划,按规定也必须从法国出境飞回中国。因此从行程上看,这次先荷兰后法国的计划“一箭双雕”,即使与范哈内亨谈崩了,也不影响与米歇尔、特鲁西埃等人在法国会面。至于选帅小组什么时候启程,目前还要与范哈内亨进一步确认。国管办正在办理选帅组赴荷兰、法国的机票,在可能的情况下,机票都将具备“OPEN”的功能——在一定时间内可以随意签转,无须固定起始日程和航班号。

国足选帅大事回顾

锁定了候选人,选帅走完了第五步。“二次赴欧”——商谈合同细节、草签协议。一旦这一步完成,便意味着中国足协的选帅工作完成了。如果一切顺利,范哈内亨很有可能在11月下旬便正式走马上任。()

8月14日,在世界杯上兵败的中国足协制定了选帅标准,其中有一条是“最好熟悉亚洲足球”,使得特鲁西埃成为热门人选。

8月19日,一度在国足选帅工作中“夺标”呼声最高的法国人特鲁西埃,已经明确回绝了中国方面的邀请。法国名帅米歇尔成了中国队新任主教练的首选目标。

9月16日,中国足协决定派出考察组出国考察,第一站是法国,目标为米歇尔、特鲁西埃和勒梅尔。之后会赶到荷兰考察范哈内亨和阿德里安塞。

9月17日,哈吉透露特鲁西埃对中国队主帅的位置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9月18日,考察组接触了米歇尔。

9月20日,考察组与特鲁西埃的律师谈判。

9月21日,国足选帅组成员、足协国管部主任朱和元先行回到北京。表示特鲁西埃在合适的情况下可以到中国执教。但报价大概在150万到200万美元之间。

9月25日,特鲁西埃牵线,原法国队主教练勒梅尔签约突尼斯,使得特鲁西埃又少了一个竞争对手。

10月8日,特鲁西埃表示即将亲自来华考察中国足球。

10月9日,英超桑德兰队希望聘请特鲁西埃,使得他与中国队的主帅的距离越来越远。

10月10日,桑德兰队任命了新任主帅,特鲁西埃再次把目标瞄向中国。

10月16日,特鲁西埃表示,如果执教中国队,他将担任国家队、国奥队和国青队的主教练。

10月22日,特鲁西埃致信中国足协,表示将自带年薪。

10月23日,特鲁西埃表示,由于膝部要手术,他不能很快接受邀请,要等到明年一月。

10月24日,阿迪达斯方面表示无意为中国队的主教练支付年薪,中国足协将再次派出考察组。

10月25日,范哈内亨给中国足协发传真:威胁退出选帅竞争。

10月28日,特鲁西埃表示,如果他执教会让中国队在亚洲杯上夺冠,会在2006年的世界杯上出线。

10月31日,一位权威人士再次称:特鲁西埃和雅凯都将无缘中国队的主帅,第一人选是米歇尔。

11月2日,中国足协召开总结会议,总结前一阶段的选帅得失。

11月4日,考察组出国的日期延期。

11月4日,有消息说,国足主帅竞选人之一的阿德里安塞正式签约荷甲AZ

11月4日,范哈内亨再次向中国足协示好。(11月5日 辽沈晚报)()

本文由350vip葡京集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