俱乐部以奖金要挟愚蠢,金牌已不是唯一目标

作者:NBA

图片 1

       张继科和鲁能俱乐部因“合同门”闹僵,乒羽中心对双方各打五十大板,各罚五万元了事。但张继科“罢赛”事件似乎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而是各种利益博弈、各种怪现状作用、各种潜规则冲突的结果。

   从国际乒联颁奖上秀英语,到冰桶挑战;从走进非洲,到进入中学校园……往常“高冷”的国乒一次次以亲切的姿态示人,显然传递着一种信号。

一些体育圈人士私底下把蔡振华唤作“蔡乒乓”,批评蔡搞不好足球;要我说,“蔡乒乓”更没管好乒乓。足球尚且有市场、有投资、有关注度,有亚洲第一联赛的噱头;乒乓球呢,给人印象较深的关键词无外乎:封闭、垄断、集权、内定、金牌政绩、泯灭个性……

       蔡振华既是足协主席又是乒协主席,他应该深切体会到了足球国脚和乒球国手价值观上的迥异。足球大牌球星在俱乐部通常格外卖力,而到了国家队却“散步进攻、眼神防守”;乒球世界冠军披上国乒战袍都奋勇拼搏,回到俱乐部就放松了要求。归根结底,乃“利益”二字使然。

  国乒总教练刘国梁在带队出征亚运会前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表示:“第三次创业”的大背景下,金牌已经不是衡量国乒队的唯一指标,打造乒乓球[微博]运动的影响力,走职业化道路,将成为国球未来的方向。

蔡振华治下的乒乓运动,国乒战绩压倒一切,至于提振乒球产业的问题,则是不上心,不作为。国乒总教练刘国梁威胁张继科不一定能去里约奥运,这在传统金牌机制语境下再正常不过,刘指导善意的敲打,目的肯定是刺激张继科爆发血性。但问题是,该不该刘国梁来决定张继科的命运?凭什么奥运比什么都重要?圈养式的国乒为何还不解散?

       乒乓球并未实现职业化,运动员在国家队拿奥运金牌、拿大满贯比较容易名利双收,而乒超联赛并不引人关注,出现过现场只有一个观众,且是一位大爷啃烧饼的奇葩一幕。不少国手把乒超当做调整期敷衍了事“吃空饷”,并不肯拿出最佳状态和看家本事。

  金牌已不是国乒唯一目标

全国体育系统正风肃纪工作会议,体育总局局长刘鹏指出:“体育行业不正之风,主要集中在金牌至上的政绩观扭曲了体育精神,权力高度集中、缺乏监督制约。”动辄拿奥运资格警告运动员,这算不算金牌至上?刘国梁手握张继科生杀大权,算不算权力高度集中?国乒又红又专高高在上,算不算缺乏监督制约?

      乒协用举国体制和计划经济的思维管理联赛,硬性规定俱乐部必须支付张继科等特级运动员至少50万的赛季基本工资,并用计算公式明确了每年工资的上浮幅度,这还不算各种奖金。俱乐部方面投了巨款,自然希望球员拿出100%的斗志,当他们觉得球员有“消极怠工”嫌疑,笃定心理不平衡,谁也不想当冤大头。

  2012年伦敦奥运会后,国乒开始“第三次创业”,比起过去夺金为国争光的首要任务,“第三次创业”则着力于弘扬中国乒乓文化,提升乒乓球运动的价值。

国乒在世乒赛前还能举办“直通赛”装装样子(其实存在内部调剂的余地),奥运会参赛选手则直接由教练拍板。窃以为,这种“独裁式用人”权力寻租空间过大,只有公开透明的奥运选拔赛才能令人信服,选拔赛前两名获得奥运单打席位,不允许任何回旋更改!如果张继科选拔赛折戟,理应不去里约;如果他脱颖而出,凭什么阻止他出征?

       具体到张继科,“藏獒”双侧腰骶骨裂,赛场表现打折扣,也是情有可原。但由于乒超大腕在联赛留力是公开的秘密,俱乐部高层不再信任张继科,不近人情地认定“藏獒”故意不出力,试图以“看表现签合同”予以警告。孰料这一举措惹恼了张继科,后者公开“罢赛”叫板俱乐部,舆论清一色的开始讨伐鲁能。

  目前,“第三次创业”正处在第一个四年计划中。在这个四年的周期中,里约奥运的夺金目标当然是重中之重,但“夺金”的权重,却正在发生深刻的变化。

国务院发展体育产业的文件号召,乒乓领导们置若罔闻,依旧唯奥运战略马首是瞻,教练员、运动员以奥运摘金为唯一追求,荒废了职业化契机,搞烦了广大国内观众,以至于CCTV5每一次播放乒乓球节目,都会招致一片吐槽,无非是“死气沉沉,单调乏味,没有观赏性”云云。

       事实上,张继科和鲁能已经签订了基本工资和绩效奖金的合同,但在赛季奖金合同上出现龃龉,俱乐部无法通过其它手段约束“藏獒”,所以选择了愚蠢的办法,以赛季奖金相要挟。对比俱乐部的弱势无能,国乒高大上多了,纵然张继科天生“反骨”,也被刘国梁整治的服服帖帖。张继科可以不鸟俱乐部,但却害怕被国乒封杀。

  “金牌已经不是乒乓球队的唯一衡量指标。中国是乒乓球大国,有这种能力,也有这种责任,把乒乓球的运动在世界上推广,让乒乓球运动在世界范围内开展得更好,”刘国梁说。

“奥运政绩观”养肥了国乒,却挤压了整个乒乓球市场,知名国手深知要想享尽荣华富贵,就要拿世界冠军、奥运冠军;而所谓的乒超联赛,只不过是他们调整练手的场所。乒协官员再也没有勇气重提“乒超联赛看齐NBA”的豪言壮语,乒超日益鸡肋化,靠挥霍总局拨款购买电视直播时段,靠临时“组织球迷”掩盖现场冷落。

       “国球长红,金牌至上”的理念决定了一切以国乒为核心的局面难以改变,而乒超联赛只能作为国乒的附庸,说职业不职业,说业余不业余,沦为了四不像。乒超合同既有乒协明确规定金额的“阳合同”,也有球员和俱乐部自行协商的“阴合同”。一方面乒协一手制定薪酬标准违反市场化准则,另一方面,乒协又放任俱乐部私底下不加备案再签“阴合同”,从而导致分歧不断。

  刘国梁介绍,目前公开赛的跨国配对,欧洲乒乓球学院,冬天和夏天的训练营,和国外球员共同训练等等,都是希望提升乒乓球运动在世界的影响力。

中央下达了《足球改革方案》,事实上,乒乓球比足球更需要改革,因为乒乓球代表着养尊处优的陈腐体制!铲除奥运至上价值观、解散圈养式国乒,发起创办“新乒超”迫在眉睫!“新乒超”运动员应以个人名义参赛(目前的俱乐部制极为迂腐),消灭所有行政化干预,聘请欧美顶级营销推广公司,打造真正职业化的品牌赛事。

       张继科基本工资、绩效奖金已经签约注册的情况下,因为赛季奖金撂挑子,似乎有些桀骜冲动;而鲁能俱乐部“看表现签合同”的做法,更是闻所未闻的霸王条款。我们不该简单的站队,指责张继科和鲁能孰是孰非,而是找到罢赛维权的根源,是乒协管理存在漏洞,是国乒和乒超的矛盾不可调和!

  “这是一种社会责任,每个乒乓人都要有。我们的队员还是非常积极主动的。就像现在去学校、部队推广,参加一些社会公益的事情,比以前多得多。以前更多的就是三点一线的训练,现在除了训练之外,我们还在社会上做了很多事,”刘国梁说。

相信以乒乓球在我国的历史积淀和参与程度,获得巨额资本的青睐并不难,王健林、马云等大咖正忙着布局体育产业,摆脱体制束缚的乒乓球,将是不错的投资品种。真要完成了乒乓球“去政治化”,凸显其娱乐性和国际性,没准盖茨、巴菲特这样的乒乓球发烧友也会加盟赞助,C罗、詹姆斯这样的体坛大腕也会挥拍亲自代言!

       我在大公网多次阐明了乒乓球职业化必须效仿网球路线,国乒封闭圈养的反市场模式,乒超伪职业的鸡肋运营,都是阻碍乒乓球运动健康发展的罪魁祸首。如果国乒解散,如果乒超停办,张继科像费德勒、纳达尔、小德那样以个人名义参赛,也就不存在国乒和俱乐部暗战,也就不存在球员和俱乐部纠纷,真正契合了国务院发展体育产业的国策,从而铲除计划经济那一套弊端。

  努力打造高端大气国际化的形象

当下乒乓球的舞台太小了,一将功成万骨枯,张继科们是踩着无数落选者、陪练、低段位选手的尸体获得奥运会扬名机会。而“新乒超”(类似足球同时建立次级赛事)若能付诸实践,将会让无数乒球运动员获得一鸣惊人、一飞冲天的渠道,那些当权者埋没的实力派干将,那些肉食者不喜欢的个性型球员,那些被国乒残酷竞争淘汰的优秀选手,那些魅力四射却不得不提早退役的大牌球星,都可以在“新乒超”实现人生价值。成绩将不再是唯一准绳,如果你打的足够精彩炫酷,如果你气质足够超然脱俗,都会得到市场的垂青。

       相信以个人为单位举办乒球大赛,职业赛事作为运动员建立美誉度和获取奖金赞助的准绳,所有球员都会以最职业的态度来面对,让更多有天赋的乒乓球运动找到一个平等、开放、透明的竞技平台。——取消束缚个性的国乒,取消低端业余的乒超,张继科才算真正解脱了。

  “第三次创业”中一个重要课题,就是提升乒乓球运动的影响力。而这其中的关键,是打造一批“高端大气国际化”的乒乓偶像。刘国梁表示,人格魅力、综合素质和精神境界缺一不可。

推翻多年来的乒乓球官僚机制,代之以“新乒超”,再不会有一级级的潜规则盘剥,再不会有小山智丽式背井离乡,再不会有“自己人打自己人”的无趣。就像网球四大满贯比奥运网球赛更受瞩目,打造出远远超越奥运乒球赛的乒坛盛事比奥运捞金牌重要得多——蔡主席、刘教练,你们可懂?

  “我们一些世界冠军、奥运冠军他们身上这种体育明星的气质,形成一种人格魅力,成为孩子的榜样,”刘国梁说。

大公体育特约评论员杨华

  中国乒协年初制定的《中国乒乓球运动第三次创业计划纲要(讨论稿)》中提出,把运动员的文化测试作为入选国家队的指标。刘国梁表示,目前的改革已经从国家队二队“动刀”。

  “现在二队队员的进入进行了改革,文化课考试及不了格,就算打进来了,你也不能进队。这样一些硬性的规定、指标,还要省市教练员,包括孩子家长、孩子本身有这个概念,”刘国梁说。

  抛开竞技成绩,从迪拜国际乒联颁奖秀英语,到深圳大学交流中大方地回答各种“敏感问题”,张继科[微博]无疑是目前国乒队中最有号召力的“一哥”。刘国梁希望国乒队中像张继科这样具备较高综合素质的运动员能够越来越多。

  “张继科怎么能够脱颖而出,成为现在乒乓球队最有影响力的运动员,这是他身上的综合素质的体现。”刘国梁说,“你看我们的标语,‘提升思想境界’。这个境界里面,要横向地比较,不光是中国队这些打乒乓球的人,而是中国运动员的优秀品质都需要具备,这才能够真正获得‘跨界’的认可。”

  职业化道路很难但必须走下去

  在9月2日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提出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推动大众健身。刘国梁认为,国家的大政方针对于乒乓球运动的产业化是利好,但也有“很大”危机。

  “我们比较有信心占领市场,因为乒乓球运动有很好的群众基础。但是并不是说我们没有危机,我们的危机很大,”刘国梁说。

  事实上,作为乒乓球职业化的排头兵,刚刚结束的乒超联赛,就在没有冠名赞助商的情况下“裸奔”了一个赛季。

  “乒超裸奔只是一个方面,这只是说乒超联赛受重视程度不是那么大,现有这种举国体制下,奥运金牌与乒超联赛不是一个概念。在奥运夺金上我们是世界上顶尖的,而在体育市场上,我们还是刚起步、学习的一个阶段,”刘国梁说。

  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乒乓球因为其运动本身的原因,职业化推进的难度不小。但刘国梁表示,职业化是中国乒乓球必须要走的一条路。

  “能否真正达到职业化有很多因素:市场是否能够做大,人的素质是否能够达到……现在很难全方位进行提升。我们需要一个很长的过程,还有很多要摸索的。职业化不是说行和不行,是必须要走。但是要走好了,要成功了,这个路还挺长。”刘国梁说,“我们现在所做的,是让大家更多、更喜欢投入,才能有市场,蛋糕才能越做越大,”刘国梁说。

本文由350vip葡京集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