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是充满人情的中国足协官员的感慨,掩耳盗铃的闹剧

作者:体育资讯

()最近发生在中国足协身上的三件事情,足以让圈内外的人士触摸到这个官僚机构的不良脉搏,其拙劣的“心动过速”的征像,不可辩驳地暴露出处在二次扫黑、世界杯后反思双重重压下的窘境。

摘要:足坛腐败案来越呈现窝案特征,抓几个核心人物或许无法根除“毒瘤” “中国足球的问题不是黄赌毒表面的问题,而是有一张无形的网编织而成,也可以称之为一只巨大的黑手。”这是多年来,国内多位体育界知名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多次提及的一句...

()昨天,以国际足联执委、女足委员会副主席马库迪为团长的国际足联女足世界杯检查团结束了对上海、武汉、成都、杭州4个赛场为期6天的考察,并于下午飞离上海,返回国际足联总部苏黎世汇报2003年女足世界杯的筹备情况。

事件之一是,某专业媒体和深圳数家综合性媒体对深圳平安主力前锋提亚哥险些被足协不确切的统计数据发配入当轮球监进行了并不恶意的报道。但是不曾想到的是,中国足球协会网站居然在文章刊登当天,便在网站首页公开对这一系列报道进行了强悍的反击,先是失口否认统计数据出错,再者又来普及足协杯黄牌和甲A联赛黄牌并不合并统计的“常识”。其实由寥寥几名工作人员管理的足协网站在技术统计上发生差错并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何况在深圳俱乐部方面交涉下,足协也纠正了先前在网站上公布的黄牌数字,这本来就是一个知错就改的好的事例。可足协偏偏不认这个道理,和深圳的数名记者聊天,我相信在这个小事上,他们犯不着集体密谋撒谎,他们的回答就是亲眼看到了某一天的足协网站上的确出现了“提亚哥累计三张黄牌将被停赛”的页面,他们只是不知道当时按下把它另存为的按钮了,否则足协的反击根本就是一桩笑话了。

  足坛腐败案来越呈现窝案特征,抓几个核心人物或许无法根除“毒瘤”

4月11日北京晚报报导,中国足协办公室主任冯剑明说:“在与FIFA考察团马不停蹄的6天工作中,我们被考察团的敬业精神、专业精神以及赛事的组织理念深深触动。现在看来,国际足联组织的世界杯不但是世界最高水平的足球竞技,同时也是最有人情味的大型赛事。我们的赛场虽然有第一流的硬件设施,但我们在‘软件’设施、赛事组织、思维理念方面却是足球王国中的亚洲水平。要想与世界接轨,我们还有太多的东西需要学习。”

更可笑的是,在某专业媒体第二篇文章《我们并非无中生有》登出后,急于挽回“面子”的足协居然又由一个只敢匿名为“小多”的人弄出了相关的反思文章,这只能证明一个欲盖弥彰的机构在黔驴技穷之下连一个简单的化解危机办法也找不到的可怜相。

  “中国足球的问题不是黄赌毒表面的问题,而是有一张无形的网编织而成,也可以称之为一只巨大的黑手。”这是多年来,国内多位体育界知名人士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记者采访时多次提及的一句话。如今,这张网和“这只手”在渐渐浮出水面。

冯剑明介绍说,这次国际足联考察团前来考察,完全是依照国际足联对世界杯赛场的标准要求进行检查,因而明年即将在中国举行的女足世界杯要与韩日世界杯完全接轨。冯剑明说:“在我们以往的印象中,作为赛事组织者,只要为观众和运动员提供充分的服务,就达到了赛事的组织要求。但在FIFA组织赛事的理念中,还特别突出了为记者服务的理念,把记者与运动员、观众列为同等重要的服务对象。”他举例说,8日下午国际足联考察团视察上海虹口足球场时,国际足联女足世界杯项目经理杰奎琳女士发现记者制证中心与看台上的记者席相距太远,不方便记者在最快的时间内进入赛场进行采访,因而立刻与中国足协的工作人员协商,提出新的解决方案。第二天,考察团依照日程要前往下一地点检查,然而杰奎琳却坚决要求重新回到虹口足球场,重新设计方案。原来,杰奎琳经过一夜思考,发现当日设计的两条记者入场路线都不能令她满意,其中一条路线,是让记者们经体育场观众席下面的排水道进入看台。但杰奎琳想到,如遇阴雨天气,那么记者途经观众席下时,势必要受到雨淋之苦。而另一条路线,是让记者穿越观众席,但杰奎琳又担心,如果遇到主队输球,那么外国记者的人身安全就有可能受到球迷的威胁。因此,这两条路线都被考察团再次否决。这样一个看似不大的问题,被重新布置给了中国足协。

事件之二是,中国足协手下的福特宝公司被国际足联“out”后,足协以为他们可能在国际上丢了中国足协的脸,在各地传媒纷纷将福特宝被废真相披露后,这回足协经过数个工作日的紧张思考,堂而皇之地又在足协的网站和一些综合性网站急切地出来说明“福特宝从来没有完全接手2003年女足世界杯的开发权”的所谓真相,对于这样的辩驳,人们越来越相信足协的这招绝对是又一着掩耳盗铃的闹剧。

  9月3日,中国足球管理中心前主任谢亚龙、国家队前领队蔚少辉和裁判委员会前主任李冬生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9月12日,公安部证实他们被立案侦查。至此,谢亚龙、南勇等足协前重要官员再次“团聚”,只是与以往不同的是,地点不再是足协,而是辽宁某地。

在FIFA组织世界杯的理念中,不但对记者关怀备至,对所有参与到比赛中的人都给予了最人性的关怀。冯剑明说:“运动员、裁判员要有休息室,但谁能想起拣球的球童也需要有休息室?在世界杯上,就是有专为球童指定的休息场所,并规定球童休息室要有椅子和饮用水,并配有灯光及电源插座。这样22个拣球的孩子渴了、累了,甚至体育场内电闪雷鸣时,孩子们就有了躲的地方,喝水的地方,休息的地方。这就是人文关怀,这就是人文精神,这就是世界杯最有人情味的地方。”冯剑明说,世界杯的这种人文关怀体现在方方面面细致入微之处,如赛场的洗手间必须设有8个洗手的水龙头,蹲坑、马桶须按照规定的数量、比例设置,运动员、记者、观众、官员必须拥有自己的专用通道,训练场要为运动员提供淋浴,训练场的淋浴间要有一定数量的衣柜,同时提供保证使运动员尽快恢复体力,训练场必须为前来训练的各国参赛选手提供食品和饮料。而以上这些,都是考察团向中国足协明确地提出需要改进的地方。

事实上,从这几年中国各体育媒体乃至综合性媒体对中国足协手下的这个独生子福特宝的报道中,向来有这种说法,即足协已经把2003年女足世界杯的商业开发完全交由福特宝负责,而历次的相似报道从来没有得到中国足协任何形式的纠正,但恰恰是在这次被国际足联亮出红牌后,足协这个老子跳到前台,为丢人的少爷洗清外面的耻辱,但可以想像的是,这样的辩驳显然又能起到多大的作用呢?外面倒想等着看看。

  昨天,局势进一步发展。新华社消息称,中国足协直属企业“福特宝足球产业发展公司”(下称“福特宝”)总经理邵文忠继缺席19日的某电器赞助中国之队新闻发布会后,也未能出席昨日的国家体育总局足球运动管理中心2012年奥运会、2014年世界杯备战工作会议,彻底“失踪”。在目前的语境中,“失踪”很可能意味着被警方带走问话。

临别时,马库迪团长明确地向中国足协提出,女足世界杯筹备工作还有三方面工作需要进一步改进和完善。他说,第一,“软件”设施要跟上,你们虽然拥有世界第一流的硬件设施,但在运用、调配上要更加合理、细致。第二,设施的使用要追求简易实用,符合标准,做到以人为本的服务。第三,商务运作上要完全符合国际足联的标准,场地内不能出现国际足联指定的15个品牌以外的广告。对此,冯剑明说:“国际足联委婉提出的不足,都是我们下一阶段的工作重点。中国足协将认真总结,再把新的方案重新反馈回4个赛场,我们力争要把2003年女足世界杯办成具有人文精神的世界杯,争取在2003年之后,让世界杯给我们留下辉煌的赛场和组织、运作世界顶级赛事的宝贵经验。” ()

事件之三是,在一家专业体育报揭露足协在车子饭碗上的腐败现象后,中国足协迅速地以职业化的姿态召集了京城的两家媒体,来为几名主席低价购买公务车的事件作辩解,从车子的新旧到车子的估价,生怕外界误会,其实不说也罢,我在看了足协的这番辩解后,越来越对足协的说法怀疑,什么区区一两万没人买之类的准笑话,完全是站不住脚的谎言,至于为午餐的辩解则更没有边际,反正我是看不出个子丑寅卯来的。

  8月6日,邵文忠曾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到8月21日回到工作岗位,整整“失踪”了两周时间。

相关文章

在短短的本个月时间中,向来以官僚著称的中国足球协会在处理针对自己不利的突发事件上表现出的惊人速度,好像大大有别于以往的慢三拍步点。为什么呢?大概道理只有一个,身处惊弓之鸟之地也许是唯一的解释,愈疯狂,愈堕落,在反黑风暴尚未真正落到足协官员的前夜,这样的解释并为过。

  至于谢亚龙“二进宫”的原因,坊间各种消息传得沸沸扬扬,其中一个猜测是因为他在爱福克斯冠名中超事件中拿了为数不菲的回扣。

中国国足三军统帅聚北京 米卢向中方教练传授临战妙招 (4/8/2002) 中国足协内部也反腐 收受红包财产来源不明成突破口 (4/6/2002) 4月15日将公布名单 中国队世界杯备战计划出台 (4/6/2002) 回报赞助商朱和元释国足与埃因霍温热身缘由 (4/6/2002) 为冲击世界杯作准备 中国足协严禁国脚带伤参赛 (4/5/2002) 反黑风暴愈演愈烈 中国足协两副主席可能将去其一 (4/4/2002) 龚建平认收百万吹黑哨 足协高层涉贪被监控 (4/4/2002) 冠军奖金40万美元 中日韩冠军联赛明年日本开打 (4/3/2002) 黑哨事件愈演愈烈 中国足协都有哪些官员会涉案 (4/2/2002) 龚建平全招了﹗受贿超过百万范围涉及全国 (4/2/2002) 力帆不服判罚上诉 维护大局足协希望“和平解决” (3/29/2002) 裁判圈“性丑闻”不新鲜 北京为事故高发地段 (3/28/2002) 中国足协举行新闻发布会公布西安事件调查报告 (3/28/2002) 塔瓦雷斯被中国足协停赛四场 罚款三万 (3/28/2002) 西安球迷骚乱调查公布 (3/27/2002) 龚建平事件陷入缓冲阶段 京媒体态度谨慎冷处理 (3/24/2002) 甲A:面对“偏袒”忍无可忍 重庆力帆赴京“喊冤” (3/24/2002) 中国足协确定83名联赛黑衣法官张建军等全消失 (3/23/2002) 住三星洗桑拿找小姐 川鲁之战主裁判有问题? (3/22/2002)

在中国足协一系列疯狂的步点后,也许我们才可以期盼一种更加意外的结果,我有种直觉,这回反黑,足协的哥们肯定有过不了关的,但愿不要是一大批哥们被反黑风暴击倒。(8月3日 搜狐体育)()

  “现在是检察院介入案件,可以说明一点的是谢亚龙是职务犯罪。至少谢亚龙在这件事上难逃其咎。”一位知情人士表示。

  不过,真相究竟如何还需要等待。值得注意的是,此次被立案调查的前足协官员中,足球产业链上的核心人物悉数囊括。但这也不得不让人发问,中国足球的问题是不是抓几个核心人物就能解决?

  足协“钱袋子”

  1994年,中国足球甲A联赛开启了中国足球职业化的时代,除了各地俱乐部相继成立外,职业化落地的另一个重要标志就是福特宝的成立,以及商业化的运作模式。作为中国足球协会直属国有企业,享有中国足球协会全部赛事及各项活动的商务开发权,肩负着开拓中国足球市场的重任。

  如中国足球的10年辉煌一样,在中国足协的商务开发中,1996年至2002年算是黄金时期。

  按照王俊生回忆录《我知道的中国足球》中的计算,“八年联赛(1994~2001年),中国足球协会从国际管理集团(IMG)共获得3亿元人民币的收入,各会员协会获得200万元,青少年和女子足球共获得7000万元,竞赛经费支出1000余万元;各俱乐部每年的收入多则3000万元,少则1000万元,平均两千万元,共1.6亿元,十四个俱乐部共计22亿多元。”

  而1996年至2002年,福特宝年营业额从四五百万增长到1000余万,其中主要增长源于对足球卡等产品的开发,以及为中国足协从IMG代收的8%授权费。

  随后,2004年开始的中超联赛把商务开发交给了福特宝。在这一年,福特宝独揽“中国之队”和中超两大资源,垄断了中国足球最大的两项经营权。据《体坛周报》2003年的一篇报道称,足协给福特宝提交的商务开发指标共计约4.31亿元。

  获得中超经营权后,福特宝营业额剧增,工商资料显示,2003年至2005年,年营业额分别约为3420万元、6120万元、6453万元。

  但经过2004年的“G7运动”,足协决定成立中超公司来取代福特宝运作中超联赛的商务开发。2005中超联赛,福特宝提出2.5亿元商务开发指标之后却没有找到冠名商,中超联赛被迫“裸奔”。2006年,福特宝的中超业务正式让渡给中超公司。当年4月, “中国之队”项目也转至盈方。

  而“爱福克斯冠名”的运作正是在这种混乱的情形下“成功”的。

  反腐风暴可能扩大化

  从某种意义上说,在国家体育总局的系统中,中体产业与福特宝都是“怪胎”。与中体产业相仿,福特宝只是中国足协的一个部门。从1993年成立至今一直担任福特宝老总的邵文忠也是当时被派到公司的足协中层干部,行政级别为正处。

  • 共2页:
  • 上一页
  • 1
  • 2
  • 下一页

让更多人知道事件的真相,把本文分享给好友:

更多

本文由350vip葡京集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