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涉黑第一案,全程留痕

作者:体育资讯

()6月25日下午4时许,距离力帆队韩国主教练李章洙诉《南方体育》报侵权一案开庭还有17个小时。

为进一步落实阳光司法、规范庭审行为,切实保障当事人的诉讼权利,提高审判工作信息化水平,广西田阳县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庭按照上级法院的文件精神,全面推进庭审同步录音录像、同步记录、同步显示庭审记录的“三同步”工作。从2011年6月初截止今日,刑事审判庭的全部案件均实现庭审“三同步”。 2011年6月初,田阳县人民法院标准型科技法庭建成并投入使用,该科技法庭可以实现证据展示、4个摄像头全方位同步录音录像记录、远程开庭等3大功能。刑事审判庭要求每个案件在开庭过程中,将书记员电脑录入的庭审记录,同步显示在公诉人、辩护人和审判人员以及面向旁听席安装的显示屏中,确保当事人实时核阅庭审记录。庭审中实时、准确地记录庭审情况,对庭审过程中当事人对记录提出的异议,在征得法官同意后即时修改。整个庭审过程实行全程录音、录像,并保存至服务器,以便随时查询、回放庭审过程,实现了规范法官开庭行为和即时监督的效果,在庭审过后,当事人还可以到法院查阅、回放案件庭审过程。证据通过多媒体全面公开展示,更好的进行举证质证。 这一做法确保当事人的合法权益,增强了法院司法审判工作的透明度和司法公信力,维护了司法形象和权威,同时也提升了法官素质和庭审驾驭水平,获得当事人的一致好评。

2004年11月18日上午8时30分,“中原涉黑第一案”——被告单位郑州恒业运输有限公司、被告人宋留根等62人涉嫌组织领导参加黑社会性质组织等19个罪名一案,在河南省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审。12月3日,该案庭审结束。12月5日,笔者走访了参加此次庭审押解的“全国人民满意的优秀司法警察”——三门峡市中级人民法院法警支队队长王永超同志,他详细介绍了此次大规模庭审的押解情况。 被告人装满了7辆大巴车 18日7时08分,4辆警车开入许昌市中级人民法院。7时10分,从法院内走出40多名法警和部分公安民警,在审判庭前面围起了警戒线。迅速将审判大厅和羁押场所、审判庭内进行了安全检查。 7时30分,随着一阵急促的警笛声,两辆大巴拉来了第一批犯罪嫌疑人。此后,又有5辆大巴先后驶入审判庭前院,127名法警将关押在许昌市、许昌县、禹州市三个看守所的62名犯罪嫌疑人分4批押解至审判庭羁押室。每一次都是两辆警车开道,两辆警车断后,并有备勤车辆。车上的人,在法警看押下,均身着黄囚衣,戴着黑头罩,根本辨认不出谁是谁。8时20分,62名被告人全部押解到庭,前5排每排10人,最后一排12人,分6排站好,等候审判长宣布开庭。8时30分,“中原涉黑第一案”正式开庭审理。 王永超同志还介绍,共有200余名法警担任了此次庭审押解值勤任务,除许昌市法警支队和三门峡法警支队外,还有来自洛阳、南阳、平顶山、新乡、焦作等地法警支队的法警。 时刻警惕,防止串供 在庭审进行中,各被告人集体翻供,为了防止在押解过程中出现串供,法警们高度警惕,任何一个细微的环节都不放过。 由于被告人多,每次庭审进行到两个小时后,就出现了被告人上厕所的高峰,凡是要求上厕所的被告人法警都示意其举手,经审判长许可后,由两名法警押解前去,并且,一次只能一个被告人去,不能两个人同去,不给其任何串供的机会。而法警们自己则尽量的不喝水或少喝水,能忍则忍,决不擅自离岗“方便”。 11月24日,在前排坐着的郝洪山情绪稍显激动,他老是歪着头去瞧身边的马献洲,还不时轻轻嘀咕。这个不太寻常的动作引起了法警的注意,一位法警站起身,走到郝身边,两手扳住他的肩膀使他坐直。可没多大一会,他老毛病又犯了,又被法警纠正了一次。 中午休庭后到再开庭,只有短短一个半小时时间,为了减少来回押送被告人的繁琐,当天到庭的被告人都被羁押在审判庭的羁押室内,午饭就在这里吃,而此时,法警们虽然也是饥肠辘轳,但只能轮换着吃盒饭,他们还要两眼紧盯被告人的一举一动,防止其有任何出格的言行。等轮到最后一批法警草草吃完饭,下午开庭的时间就又到了。 违规五人被逐出法庭 11月23日9时56分,当一名辩护人提出“从案件的现有公安讯问笔录上反映出存在刑讯逼供的问题,应先期解决此问题”时,旁听席上突然响起了掌声,几个人尖声叫到“好!”几名犯罪嫌疑人听到叫声,试图站起身来,被身边的法警制止。其他的法警全部站起,警觉地注视着旁听席上起哄的几个人。审判长马上敲响法槌,警告旁听人员注意法庭秩序,并下令法警将扰乱法庭秩序的旁听人员清理出法庭。得到审判长指令后,现场维持秩序的法警立即上前,找出扰乱法庭正常开庭秩序的3名被告人家属,并勒令三人退出法庭现场,没收旁听证,以示警告。 11时许,公诉人正在宣读郑州市公安局纪检部门向许昌市检察院提交的“关于宋留根等8名犯罪嫌疑人反映办案民警刑讯逼供的调查报告”时,旁听席上站起一名年轻女子,手舞足蹈高叫“我被公安刑讯逼供,打坏手指”并要当庭脱衣,法庭上再次出现混乱局面,法警快速将该女子架出法庭外,当场没收该女子的旁听证。 26日下午就司法会计鉴定,偷、漏税数额问题,律师进行了大量的发问,有一个问题司法会计鉴定人员说“不予回答”时,又有一名旁听者站起来鼓掌,被审判长勒令退出法庭。 对于庭审中出现的其他意外情况,法警们都能按照审判长的指令妥善、冷静地处理。11月23日下午王鉴、穆忠因身体出现不适症状,由法警将其带到庭外休息,并由跟随医护人员为两人进行身体检查,确保没有问题后送回法庭。 “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三门峡市中级法院法警支队共有7名法警参加了这次庭审押解任务,谈起小伙子们的表现,王永超队长一脸的自豪:“他们都经受住了考验,个个都是好样的。” 三门峡法警押解的几名被告人全部羁押在禹州市看守所,离审判地点较远,为了保证准时押解到庭,他们每天凌晨5点半就要起床。简单洗漱后开始吃早饭,然后匆匆往看守所赶,等着被告人吃完早饭,他们一个一个地提押上路,每次都在早上7点半前,准时将被告人押解到庭。拿王永超队长的话说就是:“宁肯我们早起10分钟,也不能晚到1分钟。”押解过程中,他们严格按照高院的有关规定,押解车前有开道车,后有警卫车,备勤车。在押解车上,法警分工明确,每两位法警押解一名被告人,每辆囚车上有一名负责警卫安全的支队领导,确保押解安全万无一失。 到了中午,由于往返路途较远,他们所押解的几名被告人都在羁押室吃饭、休息,他们就一边匆匆地吃着盒饭,一边紧盯着被告人,严密注视着被告人的一举一动,防止出现任何意外。 下午庭审结束后,他们又要送被告人回看守所等赶回住地,往往都到了晚上七点钟,有时庭审时间延长,到了晚上九点钟,他们还饿着肚子。就这样,整整15天,他们一天两头不见太阳,奔波在禹州和许昌之间,没有一个人叫苦叫累。11月23日,北风入侵,气温猛降,一名法警患了感冒,服上几片感冒药后,又照常踏上了押解的路途。天天中午吃大米盒饭,个别法警不太适应,就悄悄备上几个烧饼凑合一顿 …… 谈起这些,王永超队长掷地有声的说道:“再苦再累,我们都无怨无悔,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经过数次问路还是走错路的经历后,我们终于在一条小巷深处发现了法院所在地。找到该院的一名姓龙的院长后,大家才知道这趟路其实是白跑了,我们应该在6月26日早上直接到西彭人民法院凭证件领取旁听证。对于这起外国人在中国打官司的案件为何要放到偏僻的西彭人民法院开庭的提问,龙院长再三申明没有任何特殊的原因,只是因为九龙坡区法院正在修建,目前是租房办公,没有正规的庭审室,挪至西彭仅因为那里相对比较正规而已。

6月25日晚8时许,距离开庭时间还有约13个小时。记者采访了当事人李章洙。面对记者就第二天的官司胜算如何的提问,老李有点激动地用中文回答:“这个问题提得不对,什么赢不赢得了,一定能赢。如果输了,那不是我的错,一定是中国法律出了错!”随后他一半韩语一半中文地再次发誓说,如果他收了黑钱,他就到北京的天安门广场去砍下自己的头。记者与他开玩笑说,天安门广场可不是随便可以进去的。没想到平常总是以“高仓健”式的酷汉形象出现在大家面前的老李,此时轻松地还半韩半中地幽了一默:“那我坐直升机,从天上吊下去。”老李还幽默地为自己辩解:“黑钱我可是从来不收!凡是黑色的东西我都不喜欢,但黑色的衣服我喜欢。”说着用手牵了牵身上的黑色T恤衫。

6月26日早上8点40分,西彭人民法院门前,此时距离开庭还有20分钟。载着重庆球迷的七八辆车到了法院门口,由于审理该案的法庭只有50个座位,球迷们争先恐后地赶去登记领取旁听证。几分钟后,李章洙从一辆别克轿车中走出,和上比赛场一样西装革履。但与他在比赛时那种难以捉摸的神情比起来,他现在脸上的表情则充满了自信和坦然,在球迷们的助威声中,他露出了感激的微笑。和老李同来的除了助理教练兼翻译李春满外,还有俱乐部总经理石雪清,以及江晖、符宾、赵发庆等。

9时5分,离开庭时间已过了5分钟,就在包括法院工作人员在内的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南方体育》不会来人的时候,面色凝重的《南方体育》某部主任孙朝阳、记者秦云和一名脸上带着妩媚微笑的年轻女律师搭重庆某报的车姗姗来迟。

9点15分,李章洙诉《南方体育》侵权一案正式在重庆市西彭人民法院二楼的审判庭开庭。坐在被告席上的是秦云,而孙朝阳则跑到旁听席靠后的位子上“躲藏”起来。不知《南方体育》作何考虑,他们请来的女律师芳龄仅25岁,虽然外表看起来自信非凡,普通话也十分流利,不过在法庭经验方面仍稍嫌稚嫩。被告秦云除回答了几个必须例行回答的问题,就一直没精打采地坐在椅子上一言不发。比起忙“坏”了的被告律师,李章洙的律师吴忠林则较为清闲,因为有大部分时间老李自己也参与了举证、辩论的过程。

审判庭里没有空调,仅有的两台电扇也只为审判工作人员“服务”。旁听席里的记者和球迷都热得冒汗。穿西装打领带的老李似乎是“心静自然凉”,不但不见半滴汗水,还不时轻松地朝着球迷们微笑。开头伶牙俐齿的女律师渐渐地有点乱了方寸,一会儿紧张地作势在桌上找文件,一会儿焦虑地侧身询问旁边“形同摆设”的秦云。她甚至引用了据称是《足球之夜》主持人刘建宏所说的“你们只是想把各种声音表现出来,而对方只是注意了其中一种”的话来证明被告的观点。听了她的话,《足球之夜》的两名记者不禁相视而笑。

接近3个多小时的庭审最终以双方未达成共识,择日再审而结束。步出审判庭的老李居然被一群法警和工作人员“包围”了起来,原来他们都是老李的崇拜者。几个刚才还威风凛凛的男法警现在却为能在自己的白手套上留下老李的签名而狂喜,几个女工作人员竟然事先就准备好了和老李合影的照相机。法庭外围观的人看到里面热闹的情景纷纷揣测:李章洙,赢了!(体育报)()

相关文章

力帆队主教练起诉《南方体育》一案在重庆正式立案 (3/17/2001) 甲A:受诽谤 李章洙正式起诉《南方体育》 (3/17/2001) 李章洙:压力下的爆发 (3/16/2001) 为50万美金忍气吞声 李章洙低下高昂的头 (1/16/2001) 青黄不接愿难遂 (1/7/2001) 李章洙仍旧想塑造他的前场铁三角“三杆洋枪” (1/5/2001)

本文由350vip葡京集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