球员最高年薪100万,中国足协讨薪动了真格

作者:足球指数

足球运动员这碗饭越来越不好吃了啊!昨天,记者从地方俱乐部了解到,中国足协再次下发了关于限薪的档,严格限定了球员的最高年薪不能超过100万元人民币。

闽南网2月8日讯 2014年12月30日,足协发布俱乐部全额支付球员工资奖金确认表并公示的通知。2015年1月31日,足协严格审核俱乐部欠薪,未提交工资确认表的日之泉、成都天诚、四川力达士3家俱乐部被取消注册资格斩首示众,剩余46家俱乐部均以不欠薪注册成功。一纸欠薪清缴令,约3000万元欠款发放到球员手中,此外,中国足协联赛执行局将对欠薪制定长效监管机制,随时抽查。中国足协这次终于动真格了。

图片 1

中国足协的限薪令是以传真的形式发到各家职业俱乐部的,再次强调了2005年所提出的限薪问题。值得注意的是,中国足协并没有规定球队的最低工资底线,但是对于最高工资的限制严格限定在了每人每年100万元人民币。在2006赛季全面恢复降级的情况下,这纸档的出台无疑是在向传统的中国足球奖金模式挑战。

过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文章来源:新京报

在2005赛季的职业联赛开始之前,中国足协就曾经下发了一份关于限薪的档,规定的最高工资也是每人每年100万元人民币,并且限定了最高赢球奖金为30万、平球奖金数额为10万。虽然不是每家俱乐部都按照这个标准执行,但是2005赛季的全国职业足球界的限薪大张旗鼓地开始,当时辽足俱乐部是第一个开始限薪的俱乐部。

据统计,中国足球自1994年职业化以来,20年间,有200多起欠薪事件。球员被欠薪三个月或六个月以上,早已成家常便饭,迫于生存压力、讨薪无果命运会更惨等压力,绝大多数球员敢怒不敢言。最近发生且负面影响巨大的事件,当属2014年深足球员在赛前拉出横幅并疑似消极比赛讨薪。

通过附加赛艰难保级后,川足队员喜极而泣。但如今,俱乐部依旧难逃解散的命运。图/Osports

按照中国足协的档规定,2006赛季的球员工资奖金的总支出依然不能超过俱乐部营业总收入的55%。辽足方面一位官员透露说:“2005赛季辽足的总营业收入就是2000万,55%就是1100万,所以辽足在2005赛季的球员工资总额为700万,奖金总额为400万。这个数额能否有涨幅,还要看辽足新赛季的经营前景而定。”对于限薪的档,很多俱乐部不会严格执行,一位俱乐部官员评价说:“这就是足协给各个俱乐部提供了一个限薪的依据而已。”

虽然足协《纪律准则》和《转会规则》规定,如俱乐部拖欠球员工资或奖金累计超过3个月,球员可单方面终止合同,俱乐部将遭到处罚。但在此之前,几乎看不到任何一家欠薪俱乐部遭到足协处罚。欠薪毒瘤长期存在,既有俱乐部投资人法律意识淡漠,不职业因素,而足协保持民不举、官不究睁一只闭一眼的态度,对欠薪问题没有严格执行规定,则是罪魁祸首。

昨天上午,中国足协发布的公告显示,2019年参加中超的16家俱乐部及两家拟升入2020年中超的中甲俱乐部已全部提交了工资奖金确认表。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不少中甲俱乐部的生存举步维艰,足协在前一天刚刚通知中甲、中乙和中冠俱乐部提交工资确认表的时间延后。

虽然在限薪的监管上没有强硬措施,但在欠薪问题上,中国足协再次以强硬的姿态来维护球员的利益。今天是中国足协规定的各家俱乐部注册的最后期限,这纸档是在督促各家俱乐部尽快解决拖欠球员工资奖金的问题,“如果不能按期解决,中国足协将取消俱乐部的注册资格,禁止参加联赛,球队也将解散,足协将为球员们的转会提供便利。”一位俱乐部官员披露了档当中措辞最为严厉的部分,“欠薪的问题是没商量的,足协在这个方面好像不含糊。”( 辽沈晚报)

今年提出零容忍

政策

2015赛季即将开始,足协终于敢于对欠薪说不。前日,足协职业联赛理事会执行局局长马成全表示:我们认为俱乐部欠薪和俱乐部转让不规范,是最需要解决的两个核心问题。去年底,张剑就专门在联赛会议上表示,今年要重点解决掉这两个问题。

从取消资格到“延期提交”

北大法律专业出身的足管中心主任张剑在执掌足协后,一直在筹划着协会制度完善。马成全介绍,足协为此专门成立处理俱乐部转让及解决拖欠工资奖金工作组,由足管中心副主任于洪臣牵头,足协下属6部门具体实施。

按照足协去年10月底下发的相关通知,1月15日本应是中超、中甲、中乙和中冠俱乐部提交《2019年俱乐部全额支付教练员、运动员、工作人员工资奖金确认表》的截止日期,但因出现辽足、广东华南虎等多家俱乐部无法按时提交的情况,足协在截止日当天发布了延期通知。

这次清剿俱乐部欠薪,足协的态度从一开始就是零容忍。感受到足协此次整治欠薪的决心后,大连阿尔滨、深圳红钻、沈阳中泽等陷入经营困境的俱乐部都积极筹款偿还欠薪,绿地、人和也与相关外援和国内球员解决了欠薪问题。

足协在通知中称,鉴于中甲、中乙、中冠联赛的部分俱乐部在2019年出现了不同程度的经营困难,“为确保各级联赛稳定,特延后中甲、中乙联赛俱乐部以及申请参加2020年中乙联赛的中冠俱乐部所提交的工资奖金确认表的提交截止时间至2020年1月31日17时整。”

追讨3000万元薪酬

该通知发布后,相关俱乐部松了口气,毕竟转机可能在放宽时限后到来。但外界也传来批评声音,认为这是政策上的朝令夕改。合肥桂冠与沈阳东进两家俱乐部的遭遇也被提起。

1月20日,49家中超、中甲、中乙俱乐部中只有日之泉、成都天诚、四川力达士3家俱乐部未提交工资确认表。尽管日之泉在1月26日申请提交部分相关材料,但足协坚守规定,取消该俱乐部注册资格。

2018年7月,足协发布通告,认定中乙大连博阳、保定荣大、合肥桂冠和沈阳东进4家俱乐部存在欠薪行为,由于合肥桂冠与沈阳东进未能在规定时间前支付拖欠的工资和奖金,因此被足协取消注册资格。

1月27日、28日,足协拿出了两天时间,对工资奖金存在争议的情况进行仲裁。青岛海牛、深圳红钻经审查后确认存在欠薪情况,被足协责令在1月31日前必须偿还球员、教练工资,否则取消注册资格。海牛在1月30日偿还欠薪,深圳红钻在1月31日的最后期限解决了欠薪问题,足协在收到球员确认函后,才予以注册。

从2018年7月的取消两家中乙俱乐部注册资格到2020年1月的“延期注册”,巨大反差折射出更多低级别联赛俱乐部陷入生存困境。

据足协不完全统计,各家俱乐部发放的欠薪数额高达3000万元左右。也有俱乐部高层表示:以后俱乐部与球员签合同会更规范,不会出现随意口头承诺高薪的情况。

困境

□短评

低级别联赛多队遇“寒冬”

最怕

最近几年,中乙联赛一直处于扩军态势。2015年16队,2016年20队,到了去年,中乙共有32支球队。2019赛季被视为中乙的繁荣时期,然而因资金问题,2020赛季很难出现相同“盛况”。

认真二字

2019赛季,多家中乙俱乐部被爆出欠薪。福建天信、大连千兆的队员都曾因长期欠薪而公开讨薪维权;江苏盐城因运营困难,在今年1月初发布公告,寻找战略合作伙伴;延边北国出现严重资金问题,面临解散……中乙扩军已被中国足协叫停,不少球队陷入“严冬”。

困扰中国足球近20年的欠薪毒瘤,被足协一张工资确认表解决。

此前有中乙球员感叹,低级别联赛球队的生存环境极为艰难。事实上,不少中甲俱乐部同样举步维艰。2019年初,延边富德因破产解散。去年压哨获得准入资格的川足不时传出欠薪消息,这一次俱乐部索性提前放弃。上海申鑫在赛季中多次被曝面临解散。诸多历史遗留问题和糟糕的财务状况,令“10冠王”辽足再次站在命运的十字路口。

对待此次欠薪,是中国足协自上而下的一次统一行动。以张剑为首的这届领导班子,一切按照程序、法规办事。譬如,在此次清剿欠薪工作中,工作组没有受到来自体育总局、足协高层的任何干涉,让执行部门得以严格按照规章制度去处理,对工作开展十分有利。而以往却会常常出现领导干预、求情、关照、放行。

去年加盟西甲西班牙人的武磊在最新周记中写道:“绝大多数西甲俱乐部的资金预算没有中超球队多,而且这里的硬件条件大多也不如国内。可是他们比较善于经营管理,很多西甲小俱乐部就是依赖一套成熟完善的运营体系和管理模式,得以健康持久地发展。”

通过此次清剿欠薪,可以看到,只要足协依法办事,主动出击,是可以维持和建立良好秩序的。经历此次治理,不敢说绝对能杜绝欠薪,但最起码欠薪会越来越少,联赛也会逐渐形成良性循环。

经营不善,这正是如今中国足球的弊病,有爆发式投入而无长久的经营发展,职业化这么多年后,中国足球依然没有走上正轨。

有些事,不是不能办,而是不认真。

采写/新京报记者 周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本文由350vip葡京集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