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中国足球球联赛二零一八年多少个队,足球协会的空谈

作者:足球指数

在念中学时,学校举行卡拉OK比赛。校长在致开幕词时把卡拉OK读成了“卡拉圈开”,惹得同学们哄堂大笑。脸色一阵红一阵白的校长说道:同学们,你们这种笑声可以定义为嘲笑!

日子一天天过去,青岛中能和四川冠城方面迟迟没有消息。辽足和金德还在互相“忽悠”,16家中超俱乐部中的定时炸弹一个也没拆除。面对这种情况,中国足协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实在不行就上13支球队。

图片 1

在中国足坛,武汉队一说到踢法凶狠,沈阳金德就笑了;沈阳金德一说到青年才俊多,辽宁队就笑了;辽宁队一说到拿的冠军多,大连实德就笑了;大连实德一说到没有关联,中国足协就笑了;中国足协一说到剥离实德系,全国球迷都笑了。

中能 明天依然是个“谜”

自1994年开始职业化以来,中国足球联赛有过太多有故事的球队。有些球队依然在国内足坛驰骋,另一些球队只留下消逝的背影——欠薪、欠税、关联关系……他们离开的原因看似不同,但实质上都是无力再继续生存。

又到新赛季注册的时候,实德系再次成为中国足坛焦点。派系的存在,不仅践踏了绿茵场上的公平,还侵蚀了中国足球本不健康的肌体。

上个月月底,青岛中能突然宣布因为资金问题要退出中超。在经过多方协调后,中能依然无力再支撑一个赛季。因此,在足协不能整体转让的政策下,中能方面准备了两条应对措施,一是其他企业以入股的方式介入俱乐部,减轻自己的负担。另一种则是最坏的打算,就是像此前八一队一样,注销中超资格,球员全部挂牌转让。

●曾经的“西北狼”

为了清除派系这颗“毒瘤”,力帆等俱乐部奔走过,媒体也呼号过。按照国际惯例,同一级别联赛中,如果两家俱乐部被查出有关联,他们都要被降级,并受到严厉的处罚。但是,中国足协领导下的中超联赛,派系依旧,危害依旧。其实,中国足协也查过,但最终都是以证据不足为由不了了之。

据悉,上周就已经有青岛企业向市政府和市足协表达了介入的意向,只是这些企业都无意购入俱乐部的100%产权独立经营,为此中能将目光放到了青岛以外的城市,只是到目前,都没有一个结果出来。

陕西国力15年前遭注销

尽管清除不掉,足协却一直在“努力”。眼下,中国足协又出台了“关于解决实德与冠城关联问题的通知”。通知中称:中国足球协会就大连实德足球俱乐部与四川冠城足球俱乐部之间存在的关联关系问题,与四川省体育局、大连实德足球俱乐部多次协调解决办法。大连实德俱乐部承诺彻底剥离关联关系并采取了积极措施,四川省体育局、四川省足协也以务实的态度努力寻求解决问题的途径,但至今尚无切实进展。鉴于2006年中超联赛开赛之日临近,上述问题如不尽快解决,将严重影响今年中超联赛的各项准备工作和正常开赛。为此,我们提出如下要求……

冠城 洗“不干净”就解散

1996年2月,陕西国力足球俱乐部挂牌成立,成立仪式上的那声“西北狼来了”是宣告,也是后来中国足坛牢牢记住这支球队的第一声。

看清楚了吧?对于实德系,足协不仅心知肚明,而且还参与其中,“多次协调解决办法”。所以说啊,如果实德不想抛弃冠城,足协这次剥离行动仍然只是纸上谈兵,糊弄媒体、愚弄球迷而已。这下,你该知道为啥听到这个消息后,全国球迷都笑了吧?(齐鲁晚报记者王健)

昨天,大连实德的高层纷纷前往成都。一方面是实德的冬训已经在成都展开,另一方面,他们也是为了冠城转让的事情去的。此次实德继续在成都冬训,让中国足协更加关注“实德系”的问题。周五,中国足协负责俱乐部注册的官员,再次就“关联关系”给四川方面敲了警钟,称如果冠城转让“不干净”,足协将坚决不予注册。看来即使实德真的给冠城找到了买家,如果还是实德系,那么冠城依然要解散。

2001年,升班马陕西国力给当年的甲A联赛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冲击。朱雀体育场的超顶级球市、升班马与联赛霸主大连实德那场荡气回肠的3比4……然而在有着“国力教父”之称的主教练卡洛斯因心脏病离开后,“西北狼”大闹甲A时的锐气逐渐消磨,乃至不复存在。

辽足 金德 四方“忽悠”很麻烦

2003年8月,王珀入主国力,这支球队、这家俱乐部的未来就此开始改写,越来越多关于赌球、欠薪的传闻出现。同年底,国力降级。2004年,由于俱乐部经营财政问题,国力在中甲8轮后迁至宁波,一年后移师哈尔滨。更换主场未能改善俱乐部难以为继的资金状况,2004年底,王长庆、谷红星和赵昌宏向足协就国力欠薪提出申诉;2005年3月2日,足协要求国力在4月1日前解决拖欠球员工资、奖金等问题;3月下旬,江洪等十余名前国力球员、教练员、工作人员向中国足协提出申诉。国力的劳资纠纷成为当时中国足坛最受关注的话题。

金德要和辽足合并的计划,如今还在“忽悠阶段”。虽然金德已经做了一个分4步走的计划,但是因为牵扯到沈阳市足协、辽宁省足协、辽足和金德4方,这个计划绝对不可能在短短3周时间内完成。

2005年4月2日,中国足协正式宣布,因未能解决欠薪问题,取消陕西国力俱乐部2005年注册资格、中甲联赛和足协杯参赛资格。国力成为职业联赛以来,第一支被足协取消注册资格的球队。

据了解,在双方共同投资的总体构想之中,是金德购买辽足70%股份,而省体育局则继续拥有辽足俱乐部20%的股份,成为二股东,沈阳市体育局则有可能被金德赠予一定的股份,成为辽足的三股东。不过,现在4方都有自己的小九九,再加上整合两支球队本来就是非常棘手的事情。因此,辽足和金德的事情,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从冠城到四川FC

足协 现在没人说得清

“兵马”见证新老川足悲歌

对于目前这种状况,中国足协也很头疼。毕竟有3支球队处于动荡中,这在以往是从来没有过的。“赛程根本就没法排定,因为谁也不知道今年会有多少支球队参赛,在以往最困难的时候都没有遇到过这类问题。”足协联赛部的人说。

同样是金牌球市、同样身披黄色战袍,在陕西国力被足协取消注册资格而解散的一年多后,四川冠城在2006年1月27日宣布解散,全体球员挂牌转会。与陕西国力不同的是,四川冠城因“实德系”而被迫解散。

不过即使如此,足协的态度依然很明确,就是坚决打击派系,并且坚决贯彻中超俱乐部准入标准:“我们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即使只有13支球队参加中超联赛,也不能对俱乐部放宽要求。”本报记者李立 网路编辑:李亚敏(来源:北京晚报)

甲A联赛时期,坐拥“兵马”的四川全兴是中国足坛的黄色旋风。“成都保卫战”演绎了四川足球昔日的悲壮,雄起、下课是四川球迷带给全国球迷的流行语。2001年,无法承担多年亏损的全兴集团宣布撤出对川足的赞助,俱乐部此后整体转让给大连大河。

2002年2月21日,全兴集团和实德集团联合召开发布会,实德出资3800万元收购全兴足球训练基地,由实德方面介绍的大连大河投资有限公司仅以400万元的低价购得全兴俱乐部的100%股权。“实德系”就此走上中国足球舞台。

2002年和2003年,实德与大河的关联关系招致其他俱乐部不满,中国足协也以强硬态度要求两家俱乐部进行剥离。2003年初,在太平洋保险公司收购大河俱乐部未果的插曲后,冠城集团最终接手。但此后,外界逐渐发觉冠城也与实德存在关联关系。2006年1月18日,中国足协发出“最后通牒”,明确要求四川冠城在1月28日前完成转让,且转让不能再次产生与大连实德的变相关联关系。在一时无法寻求转让对象的情况下,俱乐部可由四川省足协托管,拟以新名义参加2006年中超联赛。然而四川省足协与大连实德在付款方式上未能达成一致,在足协规定时间的前一天,冠城无奈宣告解散。

川足解散后留下的空白,在12年后的2018年被填上了新一笔——同样坐拥“兵马”的四川安纳普尔纳冲甲成功,但他们的中甲元年极为不顺,2019年初才压哨过了准入关。

由于投资人无力承担俱乐部2019年的运营费用,四川FC从当年5月20日起至联赛结束被四川省足协托管。四川FC曾有的生机在于能否成功转让,但两家有意者均未能就收购方案与四川FC达成一致,因此在中国足协规定的股权转让期限内,俱乐部没有提交股权转让申请,更没有提交工资奖金确认表,这也意味着川足放弃了新赛季中甲参赛资格。

今年2月4日,四川FC官方发文告别:“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愿君多珍重,山水有相逢。”四川足球向来不缺少底蕴,但隔着时空,新老川足的悲剧在唏嘘中相映。

●“跑不死的球队”

延边富德因欠税遭解散

从甲A时期起,延边足球就是中国足球不容忽视的力量。1997年海埂体测时,韩国老帅崔殷泽率领的延边敖东队被称作“跑不死的球队”,他们在那一年夺得甲A联赛第4名,被中国足协授予“进步最快奖”。

从甲A降级后,延边足球遭遇第一个低谷——一线队和甲B参赛资格被转让给浙江绿城,延边二队从2001年开始参加乙级联赛。多年蹉跎后,直到2015年冲超成功,延边队才重返中国足球顶级联赛。可惜在中超征战两年,这支球队再次降级,2017年保级时,困扰球队最大的难题就是“没钱”。算上中超公司分红和转会费,那一年延边富德的总收入还不到2亿元,这个数字甚至还达不到中甲冲超球队的花费。

2019年2月25日,延边体育局与富德集团因欠税清偿问题未能达成一致,宣告延边富德队解散。这也是中国足球职业化以来,第一支因欠税解散的球队。

延边足球有着鲜明特质,当中国足球不断在巴西、德国、西班牙等不同风格间摇摆时,延边队从始至终保持着独特的足球魂魄。富德解散后,人们将延边足球传承的希望寄托在中乙球队延边北国身上,然而在今年1月20日,延边北国俱乐部法人金永春宣布,因俱乐部资金短缺,无法继续运营,俱乐部正式解散。一年时间内,延边足球失去了中甲球队延边富德、中乙球队延边北国,彻底退出了中国职业足球版图。

陕西国力、新老川足和延边足球只是中国足球“消失潮”中的代表。除了他们,还有很多无奈解散的球队,在这些球队中,有的曾经辉煌,有的甚至还来不及被人们记住。

中国足球的“金元泡沫”褪下之后,中小俱乐部的生存才是最关键的问题。

中甲球队“消亡史”

2005陕西国力

2007呼和浩特

2011深圳凤凰

2015沈阳中泽、陕西五洲

2019延边富德、大连超越

2020上海申鑫、四川FC、广东华南虎

采写/新京报记者周萧

本文由350vip葡京集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