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足协封杀广州,部分计划成立混改基金

作者:足球指数

因广州《足球》报2004年1月7日在报纸头版显着位置上,刊登了题为《“国资委”阻击中国足球》的文章。中国足协于1月9日宣布,对广州《足球》进行“封杀”,除要求该报“公开赔礼道歉,以消除其恶劣影响”之外,还取消了该报“对中国足协主办、承办的所有赛事和活动的采访资格”。

打了十年的“甲A联赛”的旗号终于在今年年初更名了。从年开始﹐甲A的名头将被“中国足球超级联赛”所代替。于是﹐在末代甲A比赛中名次靠前的球队一夜之间便步入了超级俱乐部的行列。

索寒雪 “我最近在和投行的人一起考察项目。”产权交易平台权易汇负责人张军向记者透露,“我知道,还有一些外资基金正计划成立国企混改基金。” 而找到张军一同去考察国企混改项目的基金“甚至包括两家国外的主权基金”。但就该主权基金是哪两家,张军表示“现在还不能透露它们的信息”。 国企混改正进入到“白热化”阶段,国企混改的概念已经取代了上一轮“独角兽”的热点,正在引领投资。 混改概念取代独角兽 备受关注的格力电器股权转让中,频繁出现的高瓴资本已经可以瞥见基金投资的转向。这源自上一轮一些港股上市的“独角兽”企业,并没有让投资人获得很好的回报。 “现在,有很多民营企业和国有企业正在出卖资产,价格都是非常低。”张军向记者表示,“外资普遍的想法是,投资国有企业,或者购买不良资产未来会有较好的回报空间。” “国企改革中的混改已经有了很清晰的思路,因此有基金想和国有企业整合资金,接触新的项目和资源。”张军说。 此外,张军还透露:“有一些资金与地方国资委合作,成立混合型基金,投向国企混改。” 自2014年开始,国企改革中的混合所有制改革便备受关注,国有企业混合所有制改革,是本轮国企改革的重要举措,改革后可以进一步理清政府和市场的关系,并完善企业产权保护制度。 而国企改革也不断向外界释放信号:混改欢迎民间资本。 2018年,国家发改委发表《引入民资外资完善治理结构国有企业改革向纵深推进》的文章,提出将大力支持民资外资通过出资入股、收购股权、认购可转债、股权置换等多种方式,参与中央、地方各级国有企业改制重组或国有控股上市公司增资扩股以及企业经营管理。 时任国资委主任、党委副书记肖亚庆还出席了亚布力论坛。此前历届亚布力论坛,通常是以民营企业为主。 据了解,中粮集团有限公司、国家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中国建材集团、中国一重集团、哈尔滨电气集团等多家大型央企负责人共同出席了亚布力论坛年会,形成了中国民营经济与国有经济“掌门人”“会师”的场景。 投资回报更稳定 此前《中国经营报》记者曾采访过中粮集团总裁于旭波,当询问中粮集团是否欢迎民企在下属分公司混改中控股时,他表示:“我们当然欢迎了,现在有很多民企和我们也在接触当中。” 然而,真正能够产生合作结果的并不多。 “2018年上半年,一些民企的资金遇到了问题,有的企业本身也面临着多元化的问题,但是我相信国企和民企有很大的合作空间。”于旭波透露。 一位参与国企资产转让实操的人士向记者透露:“资本最看好国企的一点,就是国企的资金成本较低,银行对国有企业非常友好,混合所有制企业也会受到同样的优待。” 他同时表示:“国资企业的员工都是岗位职责,而不是股东职责,所以整个企业管理上都非常规范,不会做违法乱纪的事情。” 此外,国企的另一个优势“就是技术和研究团队领先”。 上述人士表示,综合看,投资央企是一件比较稳健的事情,由于很多国企都有一些固定资产,因此,即便有经济压力,也可以选择多种方式缓解。 “换个角度而言,国有企业固定资产较多,即便主业经营出现问题,存量资产也会带来利益。”该人士称,相比之下,投资民企则风险巨大,“民企没有积累,也没有后备资金”。 而产权项目转让市场上已经出现一大批这样的项目。 “未来肯定还会有僵尸企业退出市场,我们现在还在加大力度,推动僵尸企业退出市场。” 不久前,国资委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向《中国经营报》记者表示。 主权基金的身影 “有两家主权基金正在密切关注中国国企混改的市场。” 张军向记者透露。 “因为签了代理协议,所以不能透露相关信息。”张军表示,“因为中国是一个发展非常快的市场,所以大家很想搭上中国这趟车。” 主权基金极有可能在中国先设立代表处,“其主要参与的方向就是‘一带一路’和国企混改”。 与此同时,珠海“格力混改”引发广泛关注,正是资金进入国企的典型案例。 1991年成立的格力电器隶属于珠海国资委100%控股的格力集团。后来,格力集团数次转让所持格力电器股份,破除了“一股独大“,形成了相对分散制衡的股权结构,直到现在,格力集团持股比例为18.22%,仍是第一大股东。 9月2日晚,格力电器披露了控股股东所持公司股权转让进展,有两家意向受让方向格力集团提交了受让申请材料,并足额缴纳63亿元缔约保证金。这两家机构分别是,高瓴资本旗下的珠海明骏投资合伙企业,以及厚朴投资旗下的格物厚德股权投资(珠海)合伙企业与一家企业组成的联合体。 “对于负有国有资产保值增值责任的国企而言,一场失败的投资可能会背上‘让国有资产流失’的罪名,同样地,一场违反产权保护的做法也会受到批评。国有企业股份能不能在市场中依法进行公平交易,是这一轮国企改革的一个原则问题。”中国企业研究院首席研究员李锦表示,我们期待珠海国资委站出来,负起自己管资本的责任,在法制化、市场化的基础上,领导好、主持好这次混合所有制改革,使得这场改革平稳落地,禁得住社会的质疑与历史的考验。

中国足球是“不良资产”?

中超到底“超”在哪里

广州《足球》报的报导中称:国资委“已将中国足球列为‘不良资产’和‘不良市场’,明确指示国有企业应将其完全剥离”。

按照中国足协的说法﹐除了俱乐部在注册资金﹐场地设施﹐梯队建设等方面要达到足协所设定的高标准﹐其中最有特点的部分要属中超委员会的成立﹐其成员由各俱乐部组成﹐这样使得俱乐部从原来的被动参与变成主动管理。使俱乐部真正成为自主经营﹑自负盈亏的市场主体和联赛主体。

在报导中,作者还暗示云南红塔与上海中远的退出与此规定有关系。国有资产退出足球将成大势所趋。鉴于各地情况不同,退出一事牵涉甚广,而且也为了尽量保全国有资产,国资委给国企剥离“不良资产”划定了3年的大限。同时,中信集团、山东电力集团等国资委所属和监管的大型国有企业也将在3年内退出中国足球。

果真如此﹐那也算是中国足球的一大幸事﹐因为委员会能够根据市场需要及自身发展需要制定出有益于联赛发展的决策。这对中国足球产业的发展﹑联赛水平的提高等诸多方面都是有益的。

文章中又提到,3年之后,随着不计成本大肆烧钱的国有企业和国有控股或参股企业的退出,未来的中国足球将是私营企业与外资企业的天下,而随着国外资本的注入,中超的“市值”也会水涨船高,中国足球不必为国企的退出而过分担心。

但足协在章程的最后还是没忘记加上了一条﹐中国足协在委员会的代表中拥有一票否决。这个紧箍咒的存在﹐使得一切设想都存在着不确定的变数。

报导一出,可谓一石激起千层浪,中国足球到底是不是“不良资产”和 “不良市场”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

有中国特色的“关系足球”

《足球》报否认“报导失实”

当今世界足球按照打法﹐有力量派的德国﹐拉丁派的法国﹐桑巴艺术派的巴西﹐全攻全守的荷兰等诸多流派。在过去数年里﹐中国曾尝试过各种打法﹐但至今仍然没有找到自己的路。 第一次打进世界杯决赛圈﹐虽竭尽全力﹐最终还是挂着一串零回来了。

《足球》报总编发表声明,对所谓的“报导失实”加以否认,同时表示“中国足协对《足球》报的这个处罚限制了新闻自由,他们有权利不接受《足球》报的采访,但没有权利剥夺限制任何记者采访的权利,如果中国足协不收回该处理决定,《足球》报将用法律捍卫报社的正当权利”。

不过甲A这十年中﹐中国的足球圈在摸索中还是形成了自己的风格﹐就是具有中国特色的“关系足球”。每年甲A岁末上演的惊心动魄的保级大战上﹐都有经典的假球上演。今年你给我一条生路﹐明年有机会我也会放你一马。去年岁末﹐更是出现了只有输球才能进入中超的荒唐局面。

在国内某门户网站的一项调查中看到,认为不应该取消该媒体采访资格的人数达到参与调查总人数的80%。在“封杀”事件出现后,《足球》的几位元记者都坦言对此事见怪不怪,更不惧怕足协的封杀。一位元同行告诉记者,《足球》之所以敢登这篇文章,就肯定有正当的来源。

山还是那座山﹐球队也还是原来的球队。踢球的水平提高不大﹐但场外的功夫却都日臻纯熟,。随着赌博集团的介入﹐收买对方主力球员﹑贿赂裁判等种种手法的翻新﹐使得假球﹑黑哨﹑赌球等丑陋现象在甲A赛场愈演愈烈。同时国有资金的大量投入﹐使得中国足球成了烧钱的游戏﹐也成了洗黑钱的又一个最佳场所。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对于《足球》来说,此番遭中国足协封杀,可以说是毫发无损,甚至反而提升了它在广大读者心目中的印象分,或许这是足协所始料不及的。《足球》报创业十几年来,因为风格越来越中庸、批判越来越暧昧而渐受读者批评,足协这一巴掌,算是替它拨乱反正了。

原北方的一位俱乐部老总目睹了种种假球黑哨现象﹐愤然退出了足球圈之后说﹕“其实中国足球最大的弊端是体制﹐并不是假球黑哨等场外因素﹐而许多不好的东西之所以愈演愈烈难以控制﹐还是因为体制的原因。”

问题关键在于:“中国足球是不良资产”这个话题是不能在公开场合谈论的。就像国资委证实的那样:国资委从来没有在任何正式文件、会议简报和其他正式场合中,提到过“中国足球是不良资产和不良市场”。在私下是否提到过“中国足球是不良资产”就不得而知了。如果公开讲:“中国足球是不良资产!”,精明的外资企业和私营企业又为何要介入“不良市场”?

这或许是中超产生的原因之一﹐需要换个平台把足球的游戏继续玩下去。

何谓“不良资产”

需要超级手法﹐才能玩好中超

所谓“不良资产”在本质上是指商业银行的投资是否能够被收回的专业名词。即银行投资不可能被回收的话,那么就被称为“不良资产”。“不良资产”超过一定比例,这个银行就会破产倒闭。相应地,大量银行投资不能被收回的市场就被称为“不良市场”。

日前﹐某退出一线不久的甲级俱乐部老总自曝家底﹕“每年上千万的亏损﹐还要应付足协的经营达标﹐如果不退出只能造假账﹐这就是目前俱乐部的生存现状﹗”该老总按照收支两笔账说明了俱乐部亏损的理由﹐最后保守的估计国内几乎所有的俱乐部都是亏损的﹐而且亏损额不是小数﹐最少1000万元﹗

既然“不良资产”与“不良市场”是商业行为中必然发生的事情,那么社会各界各方探讨和检验“足球”是否存在“不良资产”,其市场是否是“不良市场”就是非常自然的事情。通过各种讨论得出一些正确结论,可以避免一些不必要的国家或者私人资产损失。如果谁要拒绝别人讨论这个问题,那么就应该拿出让人信服的资料来证明“足球”与“不良资产”无关。

而按照中超的经营达标线﹐总资产要在5000万元以上﹐营业收入要在3000万元以上。而俱乐部不可能有这么大的经营收益﹐要想玩中超﹐只有造假账。

职业足球市场是否是“不良市场”?这个讨论不仅国内,而且在国际上也是争论不休的问题。但是,有一个不可否定的事实就是越来越多的职业联赛开始紧缩资金投入。南美职业足球资金举步维艰,欧洲职业足球投资日趋减少,就连资金富裕的日本职业联赛其撤资和限资的行为也越来越多。

造假的手法那就花样百出了。比如﹐一些俱乐部为了完成足协的经营指标﹐通常是将幕后企业的资金“移花接木”地迁到俱乐部账面上来﹔ 表面上与某企业达成冠名意向﹐实际上﹐具体成交金额根本没有那么多﹐而且还包括一些不为人知的“幕后黑金”。这样一来﹐该俱乐部拿着明面上的虚假账目到足协报账﹐得以过关。

足球腐败本质不变

“足协的规定本身就不合理﹐而一些利欲熏心的俱乐部负责人又趁机浑水摸鱼﹐这样的中超联赛不是进步是倒退﹐我对中超前景深感担懮﹗” 这位老总的担懮很能够代表一批人的心思。

进入2004年,红塔、中远等国企相继从足球领域退出,力帆、健力宝等民营企业急不可待地接手,中国足球正在由“国营时代”向“民营时代”全面过渡。民营企业介入足球,无非也是为了攫取利益——争取各种优惠政策、争取贷款、争取减免税……一言以蔽之,就是隐性腐败。

而一些实力雄厚的俱乐部则借首届中超之机﹐不断扩大自己的体系范围。被外界爆出的实德系与健力宝系的扩张计划如果成为现实﹐将来的中超联赛中没有他们摆不平的。

中国足球是没有造血功能的。国企投入足球,更多的是出于洗钱的需要。大量的国有资产,在流动过程中,被少数拥有决定权的官员、俱乐部的领导、球队的教练及球员等等一层一层划分,形成了利益共同体。

刚刚被中国足协封杀的广州《足球》在报导中称﹕国资委 已将中国足球列为不良资产和不良市场。明确指示国有企业应将其完全剥离。

按理说,国企退出之后,以中国足球目前的大环境,负责任的民营企业不可能接手,许多俱乐部只能垮掉。但现在的事实却是:少数像实德、健力宝、力帆这样打着民营旗号的寡头,却争先恐后地接手、进入、造系。原因何在?其实很简单:有了足球这个工具,他们就可以拚命地扩大贷款、向当地政府伸手要钱要地,要各种各样的优惠政策———在足球领域尽可以亏空,但他们在其他领域获得的利益,远远大于足球上的亏空。

目前红塔﹑中远等国企相继从足球领域退出﹐留下来操作的都是民营企业。他们的运做手法将更加灵活﹑隐秘﹐球场上的腐败将更加难以控制。而民营俱乐部拼命也要搭上中超这班车﹐根本的原因都是利益的驱动。他们在足球圈外得到的利益要远远超过在圈内所得到的。

民营企业,其隐性腐败行为更加不那么引人注意,更加隐蔽,也更加复杂。不熟知其中情况的外人,是很难作出准确判断的。其间包含着种种令人眼花缭乱的资产运作行为,一些虚假繁荣现象,甚至会令人们产生错觉。但当民企的资金一旦断裂,其所属的足球俱乐部就可能一个个破产,则使得中国足球面临着崩盘的危机。

改头换面﹐难改本质

泡沫虽然五彩缤纷,只是在开放的环境中它要破灭得早一些,而在封闭的环境中它会慢一些,但终究是要破灭的。@ ◇

中超的诞生使中国足协再次成为媒体﹐公众炮轰的对象﹐这是由足协所在的位置所决定的。 而腐败的存在是因为有滋生它的土壤﹐中国足球存在的种种弊端只是中国当前的大环境中的一个缩影。如同一个病入膏肓的病人﹐无论外表如何包装和华丽﹐都无法掩盖其内在腐烂的本质。而过于激烈的运动更将会加速其身体的恶化。

怎样让这个躯体从本质上真正的健康起来﹐是更值得人们思考的问题。果真如此﹐类似足球这样的相关问题也许都将会迎刃而解了。@ ()

本文由350vip葡京集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