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雯改学国际关系,北京青年报

作者:足球指数

为了参与“2003年全国女足超级联赛指定计时”瑞士依波路表组织的一场户外推广活动﹐中国四位女足女足的四朵玫瑰孙雯、刘英、赵丽红和周小霞出现在广州,其中孙雯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希望将来有机会在国际足联工作。”

为了足球,她付出了很多很多,但这一次,她不希望上学的愿望再次落空。从孙雯朗朗的笑声里,记者也体会到一种欣慰--毕竟,这个在足球场上骁勇善战的女英雄已经被伤病肆虐了很久。 ■没准儿我到FIFA(国际足联)做做官员什么的   记者:你的伤怎样了,能不能参加下期国家队集训?   孙雯:呵呵,平时走的时候不疼了。但跑起来,还是阵阵发痛。不过,我每天坚持到健身房进行耐力训练。我想,到12月上旬国家队集训的时候一定没问题。其实,亚运会时,我的伤没有好利索,结果在与朝鲜队的比赛中被对手在自己跳的时候撞倒。   记者:干吗选择国际关系专业,你不是曾经有过学新闻传播的想法吗? 孙雯:过去我的确有过学新闻的打算,不过,坦白地讲,踢球的时候我也跟新闻界打过很多交道,对新闻,尤其是当今国内的体育新闻报道领域有了一定的了解。因此,我不急于非要现在学新闻,将来想学,还有的是机会。我是个乐于挑战的人,在我看来,那种对外语水平有严格要求的专业似乎更有挑战性,所以,我选择了国际关系。根据我自己的特点,我认为英语过关是我个人发展的第一需要。等学好了,没准儿我也能到FIFA (国际足联)做做官员什么的……开玩笑呀! ■我会通过网上教学完成我的学分   记者:你家人怎么看你这次读本科的事儿?他们支持吗?   孙雯:他们当然毫不犹豫地支持我,我妈早就让我挂靴,可是世界杯的冠军……我清楚地记得1985年我小学毕业后等待体校录取通知书的情景,当时通知书没到,家人都很着急,我跟他们说,你们不用急,即便体校不收我,我也有考进大学的把握。   记者:上学的事儿跟马良行指导说了没有?对于上学与训练、比赛的矛盾你有没有足够的心理准备?   孙雯:我已经跟他打过招呼,只要不是什么重大的比赛,他会让我回学校的,尤其是考试的时候,国家队会给我开绿灯。我也知道集训迫在眉睫,但从亚运会到下次集训就这么短时间,我不希望上学的愿望再次落空,所以我就在这段时间快马加鞭联系了上学的事。我知道,参加集训势必影响学业,但我也没有办法,只能先上到集训前,然后要么自学,要么请老师单独指导。如果有可能,我会通过现代科技,通过网上教学完成我的学分。   记者:亚运会后一直没跟你联系,有人说现在的女足已经一无是处,你怎么想?   孙雯:我也觉得中国女足的确有了退步,但退步的程度并非大得了不得。关键是队员们普遍年轻,她们水平并不差,但大赛的经验确实太少了,这主要还是表现在身体的对抗上。我想我们队还有待进一步磨合。 ■跟白洁她们搞了一个"7姐妹公司"   记者:对了,这回亚运会你怎么是10号,是你想换换感觉,还是其他什么原因?   孙雯:其实9号是我一直所钟爱的,我也不晓得什么原因,我回到队里,号码已经确定。不过,无论9号、10号,在队中都是重要的角色,其实也没什么不一样的,只是我觉得9号一直是我的幸运号码。   记者:从亚运会回来,你都忙什么呢?为上学的事情有没有做什么特别的准备?   孙雯:从韩国回来,我在北京呆了一天就回到了上海。回来后,其实也没有什么太多的事,可时间就这么不知不觉地晃了过去。平常,我看看书,上上网,听听音乐,有时间还会跟相识的朋友们聚聚什么的。我跟白洁她们不是搞了一个"7姐妹公司"吗,呵呵,好在她们都挺能干,也用不着我亲自过去打理,我挺省心。有时间去捧捧场,我们的店里有毛衣外套什么的。至于为上学做准备嘛,也是很自然的,我一个台湾朋友刚刚给我带来了22本书,我得抓紧时间苦读呀。 ■对于情感,我一直以为随遇而安比较好   记者:时隔7年后,重回复旦,重新回到课堂会不会觉得吃力?你将如何面对比自己小很多的同学们?   孙雯:为了足球,我也真是付出很多很多,1995年,我被复旦大学中文系录取,可当时,国家队训练、比赛任务重,我也无法分身,久而久之,与学校的联系就断了。说真的,跟比自己小的同学同堂上课,我不觉得有什么不一样,我在美国的时候,看到很多队友都在念书,我真得好羡慕,而且人家60多岁的老人还嚷着上学,我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我想摆在我面前的课题是如何让自己静下心来。另外,我会为上学推掉那些不必要的社会活动。   记者:别怪我多嘴,你感情的事情怎么样了?你这么忙是不是……   孙雯:呵呵,不说,我不说……说真的,对于情感,我一直以为随遇而安比较好。我现在又是踢球,又是上学,哪儿有空谈感情?我想,当我的生活归于平淡的时候,我才会考虑这些。否则即便找了男朋友,也没有时间交流、相处,因此两人的关系也只是名存实亡,要是那样还不如不谈。 ■记者手记:   当一个人在事业上有所建树时,他或许还会将目光投向新的追求,就像孙雯。在听说孙雯即将重温校园生活后,记者真的好想与她击掌相庆,心里也油然而生一种敬意,这是对她好学上进的敬意,而这份敬意丝毫不亚于对她当年荣膺"世界足球小姐"的钦佩。   昨天,在敲定上学的事后即将步出复旦大门时,孙雯突然回头望了望身后的校园,然后一动不动,那一刻,她思绪万千,虽然对记者再三强调内心的平静,但从她眼神里闪烁的对知识的渴望、对平凡生活的向往中,足以感到她内心的澎湃。   孙雯的话一直在脑际回荡:"我终于回到了校园,因为这是我一直梦寐以求的,我始终坚信校园生活本该属于我,所以今天我来了。" 手握着崭新的课程表,孙雯的脸上又一次绽出了胜利的笑容。那个曾经久经沙场的女足猛将突然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满怀憧憬、烂漫无邪的女大学生。秋天是收获的季节,然而对于孙雯而言,这个秋天却仅仅是她漫漫人生途中第二个美丽梦想的开始。

又见孙雯。上周六,她应国际足联和中国足协的邀请,参加了第四届女足世界杯吉祥物、会徽发布会。“我挺喜欢这个小女孩的,尤其是她的发型,很有意思”,孙雯指着巨幅吉祥物造型笑着说。“我很忙,可再忙也要抽时间参与宣传女足啊!”化了妆的孙雯兴致不错。她现在的身份,既是球员,又是复旦大学国际关系和公共事务学院的一名普通学生。提起读书,孙雯颇多感慨:“事情很多,总觉得时间不够用。”12月1日,国家女足将开始新一轮集训,孙雯又将应召而去。“那你的书还读不读?”记者忍不住替她担心起来。“读!训练之余,我一定会抽空看书,争取通过考试。不过,学校也很照顾我,只要修满学分就可以了。”明年的世界杯,很可能是孙雯最后一次参加世界级赛事。踢了十几年的球,孙雯身上落下了不少伤。亚运会赛场上,人们眼睁睁地看着她重伤下场,无法继续比赛。“我是真的喜欢踢球”,孙雯幽幽地说。“最后的大战,会不会想要表现得特别好一点?”“就像平时一样,该怎么踢就怎么踢。”孙雯答道,“心态平和才能踢好球。”谈到亚运会的失利和明年世界杯的目标,历经风雨的孙雯显得特别冷静:“中国女足正在新老交替,年轻队员们心态上有波动很正常,我们也经历过这个过程。亚运会上,大家都尽力了,就我个人而言,并没有什么遗憾。”也许孙雯是对的。对这支新人撑市面的中国女足而言,她们更多需要的是外界的理解和鼓励,而不是关乎输赢的赞美或批评。

孙雯是复旦大学国际关系专业的一名学生,她表示目前全部精力都放在了自己的学业上,至于以后的人生计划﹐特别是将来是否重新回到球场上,孙雯说:“我确实很喜欢足球,如果国家队将来还需要我的话, 我会很慎重地做出选择,是踢还是不踢。当然现在我的主要精力是学习。”

本报记者 薛淼焱

“以前想做记者,想从事新闻行业。后来考虑清楚了,选择国际关系这个专业也是为了将来打算。” 对于希望有机会就职于国际足联这个想法,孙雯表示经过了深思熟虑后做出的决定。@()

本文由350vip葡京集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