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rlos怒揭中国足球内部原因,见证足球类运动员圈子黑幕

作者:足球指数

在11月2日陕西国力与山东鲁能泰山队比赛结束后,陕西国力王珀发表了一些对陕西足球的看法,认为陕西没有踢球的,只有看球的,骂球的。此言一出,立时招来陕西球迷一片反弹。据体坛周报报导﹐王珀告许记者说:“你看看现在的陕西国力队里,有没有陕西的球员?没有,一个也没有。这说明了什么原因?你再看看现在陕西的球迷,一片荒凉。如果球迷们真心地爱护陕西国力队,那么应该抛开一切,跑到球场里来,为球队加油,而不是站在边上骂娘。”

图片 1

假球受害者争当举证人 法律专家:只有证人无法定罪

“还有一个问题让我心烦。”王珀说:“现在足坛形势太险恶,环境太复杂。有些比赛还没有打,有人给我打电话,要我让球,并给了承诺。被我拒绝了。我反对假球,我最痛恨的就是假球,我上台以来最致力于打的,就是假与黑。”

卡洛斯,一个72岁的巴西老头对中国足球有着太多的爱恨情仇。从2000年到2012年,他执教过陕西国力、北京国安、上海联城、武汉卓尔等顶级联赛球队,期间经历过辉煌,但更多地见证到了中国足球的假、赌、黑。如今已经淡出足球圈的老卡终于能够平静地面对一切,在自己的家乡巴西库里奇巴道出了中国足球当年那些令人触目惊心的黑幕,揭开了那很多不为人知的暗疮。

引子

“但是,我拒绝的事情,却在比赛中还是出现了。我们胜辽宁,平云南,打得非常好,但是接下来的连续两场0比2,却让我实在看不懂!我不理解,不知道为什么会是这样。我们大多数时间都打得挺好,但是在关键的时候在关键的位置上,出现了致命的错误。这些个错误我看不明白。”

执教陕西国力时

随着传说中的“通天教主”王珀的落马,中国足球的圈内人已经确信本次足坛打黑的力度,于是,中国足坛进入一个另类的“举证时代”。据国内媒体报道,原国力洋帅卡洛斯要指证王珀,原深圳主帅迟尚斌要揭发李玮峰和李雷雷,一时间,似乎“打黑”已经实现纵深化。不过从法律的角度,即使揭发人能够成为提供证言的证人,但在证言不能“确实充分”的情况下,却可能成为没有说服力的“孤证”!所以,“打黑”要成功,还需要更多敢言敢为之人。

“这一切都是在我眼皮底下发生的。许多人说,王总被暗算了,我感到特别地悲哀。我甚至想到了科采夫,那位李志民请来的非常好的教练。但是,他也是被暗算的,他为什么留不下来?他也是被暗算,被出卖的!”

图片 2

最新进展

王珀也表示正在考虑是不是该退了﹐中国足球圈里黑着呢﹐不是谁都能玩得转的。()

“我拒绝假球被完全架空”

假球受害者 争当举证人

卡洛斯最成功的执教经历是在陕西国力,2000年1月13日,这位长相酷似斯大林的53岁巴西老头带着梦想首次踏上三秦大地。9月23日,当卡洛斯挥舞着“狼鞭”把国力足球赶进“A军团”后,一匹威震八方的“西北狼”由此嚎响绿茵场。

原陕西国力巴西籍主教练卡洛斯的名字,昨天登上了某国内专业报的头版头条,原因是曾与“赌王”王珀共事两年、并最终因为不愿意同流合污而被逼下课的卡洛斯,表示愿意回到中国来指证王珀当年在陕西国力俱乐部打假球的行径。卡洛斯说:“王珀进入国力之后,我就失去球队的控制权,我没有接受他要求的‘主场拼、客场放’的原则,结果与四川队的比赛他把我关到酒店房间,自己去指挥比赛,总算打出他想要的1比5的比分……他应该和那些危害社会的犯罪分子关在一起……如果要我回中国指证他,我非常乐意效劳!”

在陕西国力,卡洛斯获得巨大成功,但一切都因为一个叫王珀的人而发生了转变。2003年,王珀正式入主陕西国力俱乐部,同年球队降级,而9月21日客场1:5惨败给四川冠城更是将国力牢牢钉在了耻辱柱上。那场比赛被球迷看作是不折不扣的“假球”,而卡洛斯也丝毫不忌讳这里面的玄机,他甚至把王珀如何操纵比赛的前前后后都说得很清楚。

除了卡洛斯之外,昨天一条关于原深圳主教练迟尚斌的博客也成为网络热点。这是一位与迟尚斌熟识十多年的大连记者所写的博客,文中透露迟尚斌当年在深圳执教103天下课纯属被假球所害,并直接指出,“迟尚斌非常肯定地告诉我,李玮峰、李雷雷等球员均打假球。”而迟尚斌本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毫不避讳:“如果公安部门需要的话,我愿意向公安部门提供我所掌握的关于赌球的相关线索材料。”

“我清醒地记得那场比赛前15天,王珀当时提了‘假球’建议,我和他吵,球队要踢‘假球’我就回巴西。踢‘假球’那是你们的事情,我的球队该怎么踢就怎么踢。我起初没有随队去四川,后来是李志民劝我留了下来,也就是直到比赛前一天我才和球队会合,排兵布阵也安排好了,可王珀突然冲进休息室临时要变更阵容。我说不行,我是主教练,这是我的职责,但他还是把我完全架空了,后来就连坚持职业操守的守门员江洪也被剔除出主力。”卡洛斯回忆道。

专家论证

1:5,国力输掉的不仅仅是比赛还有尊严和最基本的职业道德。王珀在“假球”的罪恶深渊中也越滑越深,2012年终于受到法律的严惩,被判有期徒刑八年。老卡感情有些激动,“他这是罪有应得,我非常高兴。在国力队我最痛恨的是王珀,最要感谢的是李志民。李志民对我的工作非常支持,他唯一的错就是把俱乐部交给了王珀。”

“孤证”难定罪名

执教上海联城时

当年假球案的当事主教练纷纷跳出来准备举证,这似乎预示着中国足球的作假者即将成为被痛打的落水狗。但是,法律终究讲的是“确实充分”的证据。昨天,记者专门就“举证”一事咨询了西南政法大学教授、重庆律师协会副会长孙渝,孙教授认为,只有证人、证言与证据形成一个互相印证的锁链之后,才能达到定罪的标准。

图片 3

孙教授首先肯定,证人证言本身就是证据的一种,“一旦证人将自己的亲身经历真实的通过公安部分记录在案,这已经可以作为证据呈堂了。”但他同时也指出,根据刑事诉讼法,定罪需要达到一个证据“确实充分”的标准。“确实充分的概念,就是所有证据的指向一致,证据之间能彼此印证,否则就将成为‘孤证’。”

“我被要求必须打成平局”

针对“足坛打黑”目前多人愿意出来指证、但切实证据尚有欠缺的现实情况,孙教授也举了一个例子。“在没有如录音、录像等切实证据的前提下,假如有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证人同时指证一件事情,证言内容相互印证且时间、地点等要素高度一致,并能排除合理怀疑,那么也具备‘确实充分’的条件;反之,如果只有一个人站出来当证人,那么就无法得到相互的映证,就是孤证,不能‘确实充分’就不能定罪。”

因为受到王珀排挤,卡洛斯在国力后期是非常地痛苦,“下课”成为必然。后来他在北京国安又有过短暂的执教经历,但因为没有获得主教练本应该拥有的权力和信任而黯然离队。到了2006年,巴西老头正式接掌上海联城队帅印,这同样是痛苦的回忆,“假球”再次伤了老卡的心。

网络声音

谈到这段经历,卡洛斯说道:“那一年我执教上海联城,前面5轮成绩很好,甚至5:1大胜当年的中超冠军山东鲁能。那支联城队有着争取冠军的实力,不仅仅大胜鲁能,还战胜了国安,也经受住西安“魔鬼”主场的考验。不过到了后期,有一场比赛赛前,俱乐部的官员竟然直接找到我,我不想再提这个人,他要求比赛必须打成平局的结果,简直不可思议,后来我知道这中间也和王珀有关系。假球的事情不要找我,我不想被牵扯进去,可不同流合污的结果是原本属于主教练的权力被慢慢弱化,我走了在国力后期的老路被架空,球队成绩一落千丈,我只能离开。”

网友呼吁:更多知情者站出来

执教武汉卓尔时

系列“举证人”的出现,又让“足坛打黑”新闻成为网上热帖。不过对于卡洛斯和迟尚斌等人的“指证”,网上更多还是对其力度抱质疑态度。一位上海网友表示:“如果真的有证据,那为什么早不拿出来?如果参与赌球的人都出来作假证,那么法官信谁?”

图片 4

其实,对于目前曝出来的众多假球猛料,由于公安部门依旧封口,在缺少实在证据的前提下,更多人都在猜测,是否“足坛打黑”已经进入一个瓶颈?一位成都网友认为:“现在开始有当事人主动站出来说话,这是一个好的苗头,说明整治中国足球扫赌打黑的行动已经深入人心。不过,光是几个人站出来说话是不行的,还需要更多知情者勇敢的站出来,一起把少数害群之马孤立到对立面去!”

“我赢球管理层反而发火”

与国力、联城赤裸裸的“要求”相比,卡洛斯在武汉卓尔执教时却体会出更为诡异的“现象”,赢球之后没有得到鲜花与掌声,反倒是俱乐部官员的白眼,“2012年,我带领武汉队打中甲,赢球了,俱乐部管理层竟然对我发火,我实在找不出更好的理由来解释这个问题。”卡洛斯摇摇头说道。

也许是已经淡出了足球圈,卡洛斯说起话来没有丝毫忌讳,他又一次将下课的矛头直接指向假球,“最后一次在武汉队,我也是不愿意打假球。不过和之前不同的是,武汉俱乐部当时并没有找到我,要求我打出怎样具体的比分,但我从一些方面获得消息,有些人收买裁判、在场外制造困难就是想让武汉队达不到赢球的目的。我对中国足球的黑暗特别痛恨,也确实经历了太多,这对我的执教生涯产生很大影响。当年卓尔所有情况,我明显感觉到管理层的反应,后来球队打法成型,俱乐部也就不需要我们了。”

图片 5

本文由350vip葡京集团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